世情推物理,人生贵适意。想人间造物搬兴废,吉藏凶,凶暗吉。富贵那能长富贵,日盈昃月满亏蚀。地下东南,天高西北,天地尚无完体。算到天明走到黑,赤紧的是衣食。凫短鹤长不能齐,且休题,谁是非。展放愁眉,休争闲气。今日容颜,老如昨日。古往今来,恁须尽知,贤的愚的,贫的和富的。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受用了一朝,一朝便宜。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落花满院春又归,晚景成何济!车尘马足中,蚁穴蜂衙内,寻取个稳便处闲坐地。乌兔相催,日月走东西。人生别离,白发故人稀。不停闲岁月疾,光阴似驹过隙。君莫痴,休争名利。幸有几杯,且不如花前醉。恁则待闲熬煎、闲烦恼、闲萦系、闲追欢、闲落魄、闲游戏。金鸡触祸机,得时间早弃迷途。繁华重念箫韶歇,急流勇退寻归计。采蕨薇,洗是非;夷齐等,巢由辈。这两个谁人似得?松菊晋陶潜,江湖越范蠡。——元代·关汉卿《乔牌儿》

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元代·白朴《天净沙·春》

花间集

花间集是王俊雄先生创作的一个充满了浓郁的中国古典之美的音乐专辑。其中不只有我国古典乐器如笛子,箫,筝等的完美运用,也有大提琴等西方乐器的和谐共振。乐音悠扬美妙,与诗词意境相通,而又韵味无限。附上该专辑的网易云音乐地址:http://music.163.com/\#/album?id=3022076
此处摘录了每个曲目相关的诗词。无论是诗词还是音乐,都是人们对于美的创造力的结晶。花间好梦,与诸君共赏。

乔牌儿

元代:关汉卿

关汉卿(约1220年──1300年),元代杂剧作家。是中国古代戏曲创作的代表人物,“元曲四大家”之首。号已斋、已斋叟。汉族,解州人,与马致远、郑光祖、白朴并称为“元曲四大家”。以杂剧的成就最大,一生写了60多种,今存18种,最著名的有《窦娥冤》;关汉卿也写了不少历史剧,如:《单刀会》、《单鞭夺槊》、《西蜀梦》等;散曲今在小令40多首、套数10多首。关汉卿塑造的“我却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的形象也广为人称,被誉“曲家圣人”。

关汉卿

赠朱帘秀轻裁虾万须,巧织珠千串;金钩光错落,绣带舞蹁跹。似雾非烟,妆点就深闺院,不许那等闲人取次展。摇四壁翡翠浓阴,射万瓦琉璃色浅。富贵似侯家紫帐,风流如谢府红莲,锁春愁不放双飞燕。绮窗相近,翠户相连,雕栊相映,绣幕相牵。拂苔痕满砌榆钱,惹杨花飞点如绵。愁的是抹回廊暮雨箫箫,恨的是筛曲槛西风剪剪,爱的是透长门夜月娟娟。凌波殿前,碧玲珑掩映湘妃面,没福怎能够见?十里扬州风物妍,出落着神仙。恰便似一池秋水通宵展,一片朝云尽日悬。你个守户的先生肯相恋,煞是可怜,则要你手掌儿里奇擎着耐心儿卷。——元代·关汉卿《一枝花_赠朱帘秀轻》

一枝花_赠朱帘秀轻

连云栈上马去了衔,乱石滩里舟绝了缆。取骊龙颏下珠,饮鸠鸟酒中酣。阔论高谈,是一个无斤两的风云怛,负版虫般舍命的贪。此事都谙,从今日为头罢参。
俺只待学圣人问礼于老聃,遇钟离度脱淮南。就虚无养个真恬淡。一任教春花秋月,暮四朝三,蜂衙蚁阵,虎窟龙潭。阑纷纷的尽入包涵,只是这个舞东风的宽袖蓝衫。两轮日月是俺这长明朗不灭的灯龛,万里山川是俺这无尽藏长生药篮,一合乾坤是俺这养全真的无漏仙庵。可堪!这些儿钝憨。比英雄回首心无憾,没是待雷破柱落奸胆。不如将万古烟霞赴一簪。俯仰无惭。
七颠八倒人谁敢?把这坎位离宫对勘的岩。火候抽添有时暂,修行的好味甘。更把这谈玄口缄,甚么细雨斜风哨得着俺。——元代·邓玉宾《一枝花_连云栈上马》

一枝花_连云栈上马

冰肌莹宝钏玲珑,藕丝轻环佩玎冬。樱桃小胭脂露浓,海棠娇麝兰香送。
玉颈圆搓粉腻红,恰便似映水芙蓉。犀梳斜坠鬓云松,黄金凤、高插翠盘龙。
凌波仙子生尘梦,向瑶台月下相逢。酒晕浓,凡心动,夜凉人静,飞下水晶宫。——元代·未知作者《脱布衫过小梁州
美妓》

脱布衫过小梁州 美妓

元代:未知作者

冰肌莹宝钏玲珑,藕丝轻环佩玎冬。樱桃小胭脂露浓,海棠娇麝兰香送。
玉颈圆搓粉腻红,恰便似映水芙蓉。犀梳斜坠鬓云松,黄金凤、高插翠盘龙。
凌波仙子生尘梦,向瑶台月下相逢。酒晕浓,凡心动,夜凉人静,飞下水晶宫。1

天净沙·春

元代:白朴

白朴(1226—约1306)
原名恒,字仁甫,后改名朴,字太素,号兰谷。汉族,祖籍隩州,后徙居真定,晚岁寓居金陵,终身未仕。他是元代著名的文学家、曲作家、杂剧家,与关汉卿、马致远、郑光祖合称为元曲四大家。代表作主要有《唐明皇秋夜梧桐雨》、《裴少俊墙头马上》、《董月英花月东墙记》等。

白朴

《吴都赋》云:“户藏烟浦,家具画船。”唯吴兴为然。春游之盛,西湖未能过也。己酉岁,予与萧时父载酒南郭,感遇成歌。双桨来时,有人似、旧曲桃根桃叶。歌扇轻约飞花,蛾眉正奇绝。春渐远、汀洲自绿,更添了几声啼鴂。十里扬州
,三生杜牧,前事休说。又还是、宫烛分烟,奈愁里、匆匆换时节。都把一襟芳思,与空阶榆荚。千万缕、藏鸦细柳,为玉尊、起舞回雪。想见西出阳关,故人初别。——宋代·姜夔《琵琶仙·双桨来时》

琵琶仙·双桨来时

春语莺迷翠柳。烟隔断、晴波远岫。寒压重帘幔拕绣。袖炉香,倩东风,与吹透。花讯催时候。旧相思、偏供闲昼。春澹情浓半中酒。玉痕销,似梅花,更清瘦。——宋代·吴文英《夜游宫·春语莺迷翠柳》

夜游宫·春语莺迷翠柳

尽日凭高目,脉脉春情绪。嘉景清明渐近,时节轻寒乍暖,天气才晴又雨。烟光淡荡,妆点平芜远树。黯凝伫。台榭好、莺燕语。正是和风丽日,几许繁红嫩绿,雅称嬉游去。奈阻隔、寻芳伴侣。秦楼凤吹,楚馆云约,空怅望、在何处。寂寞韶华暗度。可堪向晚,村落声声杜宇。——宋代·柳永《西平乐·尽日凭高目》

西平乐·尽日凭高目

宋代:柳永

尽日凭高目,脉脉春情绪。嘉景清明渐近,时节轻寒乍暖,天气才晴又雨。烟光淡荡,妆点平芜远树。黯凝伫。台榭好、莺燕语。正是和风丽日,几许繁红嫩绿,雅称嬉游去。奈阻隔、寻芳伴侣。秦楼凤吹,楚馆云约,空怅望、在何处。寂寞韶华暗度。可堪向晚,村落声声杜宇。4春天,抒情,寂寞,惆怅

蝶恋花

宋 晏殊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
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双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
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宋 李清照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道山长山又断,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
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自有幽香梦里通

云音乐网友 游侠流月
才有梅花便不同,一年清致雪霜中。
疏疏篱落娟娟月,寂寂轩窗淡淡风。
生长元从琼玉圃,安排合在水晶宫。
何须更探春消息,自有幽香梦里通。

魂梦不堪幽怨

宋 李清照 好事近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
长记海棠开后,正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
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鴂。

桃花依旧笑春风

唐 崔护 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红杏枝头春意闹

宋 宋祁 玉楼春·春景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踏过樱花第几桥

近代 苏曼殊 《本事诗》
乌舍凌波肌似雪,亲持红叶索题诗。
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才有梅花便不同

宋 杜耒 寒夜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花柳两相柔

宋 欧阳修 望江南
江南柳,花柳两相柔。
花片落时粘酒盏,柳条低处拂人头。
各自是风流。
江南月,如镜复如钩。
似镜不侵红粉面,似钩不挂画帘头。
长是照离愁。

落花风雨更伤春

宋 晏殊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夏雨风荷

宋 周邦彦 苏幕遮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宋 陈允平 八声甘州·西湖十景·曲院风荷
放船杨柳下,听鸣蝉、薰风小新堤。
正烟葓露蓼,飞尘酿玉,第五桥西。
遥认青罗盖底,宫女夜游池。
谁在鸳鸯浦,独棹玻璃。
一片天机云锦,见凌波碧翠,照日胭脂。
是西湖西子,晴抹雨妆时。
便相将无情秋思,向菰蒲深处红衣。
醺醺里,半篙香梦,月转星移。

宋 周密 木兰花慢·西湖十景·曲院风荷
软尘飞不到,过微雨、锦机张。
正荫绿池幽,交枝径窄,临水追凉。
宫妆。
盖罗障暑,泛青苹、乱舞五云裳。
迷眼红绡绛彩,翠深偷见鸳鸯。
湖光。两岸潇湘。
风荐爽、扇摇香。
算恼人偏是,萦丝露藕,连理秋房。
涉江。
采芳旧恨,怕红衣、夜冷落横塘。
折得荷花忘却,棹歌唱入斜阳。

子规声里驻年光

明 张献翼 《杜鹃花漫兴》
花花叶叶正含芳,丽景朝朝夜夜长。
何事江南春去尽,子规声里驻年光。

满树玲珑雪未干

元· 张昱 绣球花次兀颜廉使韵
绣球春晚欲生寒,满树玲珑雪未干。
落遍杨花浑不觉,飞来蝴蝶忽成团。
钗头懒戴应嫌重,手里闲抛却好看。
天女夜凉乘月到,羽车偷驻碧阑干。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