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全球博物馆馆长论坛第一场现场

原标题:博物馆的未来在哪里

《中国美术报》第147期 美术新闻

光明日报4月26日消息,4月的北京,春意盎然。来自全球五大洲20余个国家的博物馆馆长共聚中国国家博物馆。

4月的北京,春意盎然。来自全球五大洲20余个国家的博物馆馆长共聚中国国家博物馆。

“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博物馆是保护和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是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桥梁,在保护传承文化遗产、增进文明交流互鉴、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发展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沿线国家的博物馆交流日益频繁,展出方式日益多样。

国博学术报告厅里坐满了人。“左侧的藏品是公元1至3世纪的铜铎,有中国文化的痕迹;右侧的三角缘三神三兽铜镜制作于公元4世纪,是受中国神仙思想启发制作而成的。”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馆长钱谷真美展示的几张藏品图片,引起台下观众一阵赞叹。“通过丝绸之路,很多中国文化传入日本,并影响了日本的文化发展。”说起深受中国影响的日本文化,钱谷真美如数家珍。

国博学术报告厅里坐满了人。左侧的藏品是公元1至3世纪的铜铎,有中国文化的痕迹;右侧的三角形铜镜制作于公元4世纪,是受中国神仙思想启发制作而成的。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馆长钱谷真美展示的几张藏品图片,引起台下观众一阵赞叹。通过丝绸之路,很多中国文化传入日本,并影响了日本的文化发展。说起深受中国影响的日本文化,钱谷真美如数家珍。

作为文化使者的博物馆交流项目

这是全球博物馆馆长论坛中的一幕。古丝绸之路打开了各国友好交往的新窗口,也为各国博物馆之间的交流合作提供了新平台。

这是全球博物馆馆长论坛中的一幕。古丝绸之路打开了各国友好交往的新窗口,也为各国博物馆之间的交流合作提供了新平台。

“新中国成立后的首次重大文物外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物展’是从1973年开始的,足迹遍布欧洲、北美洲、大洋洲、非洲和亚洲的16个国家和地区,这个项目被认为是博物馆民间外交第一次尝试。而在2000年到2017年期间举办对外文物展览约840个,是之前50年举办对外展览数量的6倍多。”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安来顺介绍。

图片 4

博物馆是交流合作的民间大使

博物馆之间的合作不仅是思想、技术和人员交流,更是在共同创造文化交流的历史,而艺术永远是了解自我和更好与人交流的关键。

全球博物馆馆长论坛一瞥

法国跨文化交流协会主席克劳德莫拉德在几分钟的发言中,几次称赞丝绸之路的伟大。有了丝绸之路,才有了古时香料和马匹的贸易,才有了今天各博物馆之间的学术交流。丝绸之路促进了中国与整个亚洲与欧洲的交流。

“有什么比艺术更能体现文明间的互鉴呢?通用的艺术语言能超越所有国界,使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能够自由、无声地交流。”波兰华沙国家博物馆馆长耶日·米齐奥列克认为,丝绸之路不仅是一条贸易路线,更是一条交流思想、技术甚至宗教和哲学的路线。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有责任分享信任、开放、交流和尊重文化多样性的理念。

博物馆是交流合作的“民间大使”

一条丝绸之路,点燃了各国文化交流的热情。克劳德莫拉德透露,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法国阿拉伯世界博物馆签署了关于举办丝绸之路展览合作协议。该展将于2021年在法国巴黎和中国北京举办,全方位呈现丝路文明的起源和传承。我们希望展览不光在巴黎举行,也能够去丝绸之路其他沿线国家巡展。

作为与丝绸之路有着极为紧密关系的专题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在本馆的基本陈列里便安排了“锦程:中国丝绸与丝绸之路”展。与此同时,自2015年开始,中国丝绸博物馆更是每年举办专门策划的丝绸之路系列大展走出国门,如“丝路之绸”“锦绣世界”,以及今年准备的“丝路岁月:大时代下的小故事”等展览。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认为,这类国际合作的展览特别需要紧密的合作,一是对于藏品的研究和保护,二是对于展览的策展和设计,三是整个项目的组织和实施,通过加强交流,强化丝绸之路展览方面的合作。

法国跨文化交流协会主席克劳德·莫
拉德在几分钟的发言中,几次称赞丝绸之路的伟大。“有了丝绸之路,才有了古时香料和马匹的贸易,才有了今天各博物馆之间的学术交流。丝绸之路促进了中国与整个亚洲与欧洲的交流。”

文化和博物馆就像是最娇艳的玫瑰花瓣,散发阵阵芳香。博物馆将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感受芬芳无声无息地熏陶,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馆长雷诺沃康摩尔诗意地描述了全球博物馆之间的交流互鉴。我们可以举办展览、讨论会、讲座或电影展,介绍其他国家的文化。还可以举办小型音乐会、戏剧表演或其他活动,展示自己与别人的文化,加深相互了解。

图片 5

一条丝绸之路,点燃了各国文化交流的热情。克劳德·莫拉德透露,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法国阿拉伯世界博物馆签署了关于举办“丝绸之路”展览合作协议。该展将于2021年在法国巴黎和中国北京举办,全方位呈现丝路文明的起源和传承。“我们希望展览不光在巴黎举行,也能够去丝绸之路其他沿线国家巡展。”

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安来顺把博物馆比作国际交流的民间大使,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的展览交流项目,成为近十几年来中国国际化进程中的一个代表。初步统计,从2000年至2017年,中国举办对外文物展览119个,涵盖五大洲29个国家、70座城市,参观人数超过1800万。

全球博物馆馆长论坛现场?余冠辰/摄

“文化和博物馆就像是最娇艳的玫瑰花瓣,散发阵阵芳香。博物馆将世界各地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感受芬芳无声无息地熏陶,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馆长雷诺·沃康摩尔诗意地描述了全球博物馆之间的交流互鉴。“我们可以举办展览、讨论会、讲座或电影展,介绍其他国家的文化。还可以举办小型音乐会、戏剧表演或其他活动,展示自己与别人的文化,加深相互了解。”

不同的国家和民族,由于社会制度不一样,可能在政治、经济领域中的立场和观点存在分歧。但是这些古老的历史、多彩的传统文化,让中国和其他国家人民之间的感情走得更近、更容易接通。安来顺坚信,博物馆的展览交流,会成为增进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之间相互尊敬和理解的有效渠道。

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裴基同认为,丝绸之路是不同文化、地区之间文化交流以共享繁荣的象征,而大量的出土文物、历史文件也证明了朝鲜半岛作为丝绸之路重要的一环与其他文明的文化交流与商贸往来。他表示,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正筹备开展多个丝路主题展览,以促进与国际博物馆间的交流,以更好了解世界多元文化。

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安来顺把博物馆比作国际交流的“民间大使”,“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的展览交流项目,成为近十几年来中国国际化进程中的一个代表”。初步统计,从2000年至2017年,中国举办对外文物展览119个,涵盖五大洲29个国家、70座城市,参观人数超过1800万。

近年来,陕西历史博物馆把促进丝绸之路文物交流作为自己的使命。2016年和2018年,该馆在哈萨克斯坦国家博物馆分别举办了陕西文物精华图片展和秦始皇兵马俑展。2017年,由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联合举办的绵亘万里:世界遗产丝绸之路展览,在香港历史博物馆展出,这是第一次由中哈吉三国联合举办的丝绸之路展览。

大英博物馆馆长哈特维希·费舍尔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建立在一个过去的网络之上,可以追溯到数千年以前。他说:“大英博物馆也有许多这样的网络,我们与各个大洲之间都有紧密合作。不仅如此,我们还着眼于各大洲和各个文化之间的联系,这是我们的主要关注点。我们不仅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之一,而且要考虑是什么东西将世界联系起来。我们要考虑如何改善我们的展览,以及向公众分享一切,这是我们DNA的一部分。”

“不同的国家和民族,由于社会制度不一样,可能在政治、经济领域中的立场和观点存在分歧。但是这些古老的历史、多彩的传统文化,让中国和其他国家人民之间的感情走得更近、更容易接通。”安来顺坚信,博物馆的展览交流,会成为增进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之间相互尊敬和理解的有效渠道。

经过几年的实践,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强跃得出三点经验:共同的愿望和目标是交流合作的前提;联合的力量与效果是交流合作的动力;遗产的保护与传承是交流合作的目的。

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这些年与中国做了很多文化交流活动,如在当地举办了齐白石、韩美林的展览,也与南京博物院、杭州博物馆等做了一些交流展。在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今年最盛大的展览“庆祝建国300周年的展览”中,不但展现了300年前的当地人民是如何生活的,还生动解析了世界各国当时的生活面貌。18世纪欧洲贵族的庄园里都以能拥有一间中式情调的房间为骄傲,里面陈列着中国的精美瓷器、漆器、家具和丝绸等。当时的中国为世界瞩目。

近年来,陕西历史博物馆把促进丝绸之路文物交流作为自己的使命。2016年和2018年,该馆在哈萨克斯坦国家博物馆分别举办了陕西文物精华图片展和秦始皇兵马俑展。2017年,由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联合举办的“绵亘万里:世界遗产丝绸之路”展览,在香港历史博物馆展出,这是第一次由中哈吉三国联合举办的丝绸之路展览。

今天,丝绸之路一词早已超越其历史含义,成为一种精神和象征,为当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提供了价值典范。博物馆在人类的文化交流合作方面,承担着无可替代的功能与使命。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如是说。

古老的历史和多彩的传统文化是最容易引起不同国度民心相通的部分,应成为增进不同国家、民族、文化之间相互尊敬、理解的有效渠道,并得到不断加强。

经过几年的实践,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强跃得出三点经验:“共同的愿望和目标是交流合作的前提;联合的力量与效果是交流合作的动力;遗产的保护与传承是交流合作的目的。”

智慧博物馆怎样建

中国和巴基斯坦两国的关系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两国的文化艺术和文化遗产方面的交流也十分紧密,频繁地交流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观点,两国的博物馆之间也频频交换展品展览。巴基斯坦国家博物馆馆长穆罕默

今天,“丝绸之路”一词早已超越其历史含义,成为一种精神和象征,为当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提供了价值典范。“博物馆在人类的文化交流合作方面,承担着无可替代的功能与使命。”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如是说。

什么是智慧博物馆?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副馆长杨源现场演示了一个案例。在南海博物馆,观众用AR设备扫一下,就可以看到海底的实景影像:静静的海底,水草随水流摆动,鱼群欢快地穿梭其中。传统管理者角度下的博物馆,采取的是以物为核心的线性工作流,而观众更注重的是参观体验,智慧博物馆就是要以人为本。杨源说。

德·沙赫·布哈里认为,“中巴走廊”正是“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产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巴基斯坦工作、旅游,巴基斯坦国家博物馆因此迎来了很多中国观众。后续关于“中巴走廊”主题的其他大型展览,应该会受到两国人民的热切关注。

图片 6

智慧博物馆充分利用高新科技,以智能融合应用为特征。杨源认为智慧博物馆的发展是具有变革意义的。以系统化的管理提升管理效率,利用互联网的支持提升公众服务,以高科技的展示方式提升公众体验,以文物数字化优化藏品保护。总体来说,智慧博物馆就是对传统博物馆的服务、管理、展示、保护、体验的智慧升级。

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开放”“合作”是出现在博物馆馆长口中频率最高的热词。而在各馆长在进行论坛讲座中,很多PPT最后会直接打上联系方式,以期待与世界各国博物馆之间有更多的合作。哈萨克斯坦作为一个年轻国家,不论是历史还是当下都决定了他们必须要保持开放的姿态。所以他们国家的孩子从小就要学俄语、英语和哈萨克语这三门语言,从整个国民的角度就保持一种面向世界敞开的心扉。哈萨克斯坦国家博物馆国家合作部主任玛赫美托娃说:“包容、开放是我们永远的心态。从我们的国家角度,任何一个项目,只要是友好的、和平的,我们都愿意接受、合作和参与,只有在这种状态中,国家文化才能够逐渐发展起来。”

全球博物馆馆长论坛现场

以人为本的理念得到在场嘉宾的认可。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马修特林卡说,他们计划建立一个物的剧场,展示真实和虚拟两种形态。这个新的5000平方米的场地将使博物馆能够24小时开放,让观众在线上体验博物馆,同时还可以为手机等移动设备提供相关支持。

同时,与丝路沿线国家的联合申遗、建立博物馆友好联盟也成为越来越多的合作方式。对此,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强跃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交流合作需要共同的愿望和目标,也需要联合的力量与效果,以实现对遗产的保护与传承。

智慧博物馆怎样建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程武彦把智慧博物馆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智慧化。他认为,现在大多数博物馆还处于数字化阶段,一些发展比较好的博物馆也只是处在数字化向智能化过渡阶段。智慧博物馆能够使博物馆和社会实现高度融合,目前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愿景,需要经过一个过程。

图片 7

什么是智慧博物馆?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副馆长杨源现场演示了一个案例。在南海博物馆,观众用AR设备扫一下,就可以看到海底的实景影像:静静的海底,水草随水流摆动,鱼群欢快地穿梭其中。“传统管理者角度下的博物馆,采取的是以物为核心的线性工作流,而观众更注重的是参观体验,智慧博物馆就是要以人为本。”杨源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代表欧敏行很看好智慧博物馆的发展前景。智慧博物馆不同于一般博物馆,可以更好地让人们和文化进行互动,更好地让人们了解博物馆的藏品,了解其历史渊源,更好地提高公众对于文化自然遗产价值的认识,让人们以更轻松的方式去保护和传播这些文化遗产,而且在文化交流方面推动不同国家之间的合作交流。

《海外藏中国古代文物精粹·大英博物馆卷》首发式现场?余冠辰/摄

智慧博物馆充分利用高新科技,以智能融合应用为特征。杨源认为智慧博物馆的发展是具有变革意义的。“以系统化的管理提升管理效率,利用互联网的支持提升公众服务,以高科技的展示方式提升公众体验,以文物数字化优化藏品保护。总体来说,智慧博物馆就是对传统博物馆的服务、管理、展示、保护、体验的智慧升级。”

智慧博物馆火热的建设中,仍有很多问题。中国国家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单威就指出,目前智慧博物馆建设仍然缺乏统一标准。特别在技术、运维、管理等多个方面,缺乏统一的国际标准;传统博物馆的发展理念和管理思维,难以适应智慧博物馆快速发展的需要;人才和经费的投入严重不足;智慧博物馆发展还不平衡。

全球化进程中如何保持博物馆的个性

“以人为本”的理念得到在场嘉宾的认可。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马修·特林卡说,他们计划建立一个物的剧场,展示真实和虚拟两种形态。“这个新的5000平方米的场地将使博物馆能够24小时开放,让观众在线上体验博物馆,同时还可以为手机等移动设备提供相关支持。”

王春法也表露了担忧:科学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正在使人们脱离对文物内在价值的认知,而把更多的关注点从展览转移到具体文物上,进而聚焦到较为新颖的文物呈现形式上,以至忽略了展览的主题设计及其丰富的价值内涵,使得观展体验越来越微观化、零散化、碎片化,审美快感替代了价值欣赏和精神追求。他建议一带一路沿线博物馆应围绕智慧博物馆建设加强交流合作,共同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案。

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逆转,如何在这一浪潮下持续保持本民族文化的个性基因,各国博物馆也都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程武彦把智慧博物馆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智慧化。他认为,现在大多数博物馆还处于数字化阶段,一些发展比较好的博物馆也只是处在数字化向智能化过渡阶段。“智慧博物馆能够使博物馆和社会实现高度融合,目前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愿景,需要经过一个过程。”

博物馆也要为观众量身定做

东京国立博物馆馆长钱谷真美表示,外来文化如何为日本所吸收一直以来就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在漫长历史中,其价值如何界定也在不断变更,他希望通过此次对这些“丝绸之路”藏品的展示,可以让观众感受到日本对于多元文化融合发展所作出的努力,以及日本独自孕育而成的独特审美观。“现在每年半数的参观者都是国外观众,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于日本的历史文化及东博的基本情况并不了解,所以如何更好地向这部分人介绍日本文化,是我们目前努力的方向。博物馆多语种化建设、延长开馆时间、展览设施的改建等,都是我们当前的一些尝试。”钱谷真美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代表欧敏行很看好智慧博物馆的发展前景。“智慧博物馆不同于一般博物馆,可以更好地让人们和文化进行互动,更好地让人们了解博物馆的藏品,了解其历史渊源,更好地提高公众对于文化自然遗产价值的认识,让人们以更轻松的方式去保护和传播这些文化遗产,而且在文化交流方面推动不同国家之间的合作交流。”

造访一座城,先去看它的博物馆,已经成为不少旅人的第一选择。博物馆建设能否满足广大群众的参观需求?一些馆长提出,很多城市博物馆的展览同质化严重,从布展内容、形式,到解说词、文创产品等都太相似,千馆一面。

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博物馆,很快将迎来150周年的纪念日。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馆长娜塔莉娅·西西莉娜说:“我们收集所有能够代表俄罗斯历史的文物和展品,进行研究、保护和展陈,记录了‘俄罗斯历史的每一分钟’。全球化意味着没有边界、没有间隙,我们的博物馆正在向现代迈进,我们举办了很多重要的展览来展出俄罗斯和俄罗斯之外的艺术和文化遗产,展品往往都是独一无二的。不仅仅是文物,我们还展出了很多当代艺术的作品,比如‘游牧’主题的当代艺术展,就把历史和当代联系在一起,体现出俄罗斯文化的独特性。”

智慧博物馆火热的建设中,仍有很多问题。中国国家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单威就指出,目前智慧博物馆建设仍然缺乏统一标准。特别在技术、运维、管理等多个方面,缺乏统一的国际标准;传统博物馆的发展理念和管理思维,难以适应智慧博物馆快速发展的需要;人才和经费的投入严重不足;智慧博物馆发展还不平衡。

湖南省博物馆馆长段晓明认为,要避免博物馆陈列展览千馆一面,就离不开对博物馆收藏物的深入研究。他表示,观众的多样性要求了展览的多样性。也就是,不同的展览对不同的观众群体,应该有不同的呈现方式。只有做到有针对性的策划,为目标群体量身定做,才能办出有特色、有传承、有思想、有意义的好展览。

图片 8

王春法也表露了担忧:“科学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正在使人们脱离对文物内在价值的认知,而把更多的关注点从展览转移到具体文物上,进而聚焦到较为新颖的文物呈现形式上,以至忽略了展览的主题设计及其丰富的价值内涵,使得观展体验越来越微观化、零散化、碎片化,审美快感替代了价值欣赏和精神追求。”他建议“一带一路”沿线博物馆应围绕智慧博物馆建设加强交流合作,共同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案。

陕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院长陈亮认同段晓明的观点,博物馆作为社会服务的公益性机构,如何在满足普通观众需求的同时,理解、尊重、关心特殊人群的意愿和权利,体现更多的人文关怀,是博物馆人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青铜器博物馆曾举办过一次铜镜展览,就将古代铜镜和反映古代时尚生活的展品有效组合起来,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文物组合以后,知识体系和信息量却远远超过单件文物,受到观众好评。

中国国家博物馆与阿曼国家博物馆签署合作协议?余冠辰/摄

图片 9

美国弗吉尼亚美术馆馆长亚历山大纳哲斯在论坛上分享了他们的做法,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推动多元展示项目,有一些展示涉及全球和远古时期,有一些是专门针对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的,如来自秦朝的兵马俑展览,就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我们不是为了专业展览而展览,而是希望能够更好地展示全球几千年的历史,进而实现展览的多样化。

由于新西兰多民族的文化背景,新西兰国家博物馆的展览也具有多样性。据新西兰国家博物馆格兰特·马丁介绍,博物馆既展示新西兰土着居民毛利人的文化、新西兰的地质状况和珍禽异兽,同时展示早期欧洲移民的生活情景。其中,马丁特别分享了新西兰国家博物馆对于“一战”主题展览的创意性策划:通过浸入式的体验与不同的叙事视角让观众对于战争有了新的理解。

博物馆也要为观众“量身定做”

法国凯布朗利博物馆采取了动静结合的办法。他们把博物馆一半的空间都展示近现代的展品,这是一种静态的展示;另一半空间展出的是不同主题的展览,一般每年会举办9至10个主题展。

国内的博物馆则更集中展示地方文化的多样性和特殊记忆。湖南省博物馆段晓明以本馆新馆展览体系为例,谈到博物馆展览多样性呈现。段晓明表示,新馆四大陈列展览突出故事性,采用主题法,而三大专题陈列则根据展品性质,更多采用分类学方法,重点在于以艺术化的手法,展示博物馆的多样性特色收藏。安徽博物院则采取部分展览以形式设计凸显文物本体的艺术之美,如“徽州古建筑”“安徽文房四宝”展览;部分展览以主题创新提炼文物内在精神价值。

造访一座城,先去看它的博物馆,已经成为不少旅人的第一选择。博物馆建设能否满足广大群众的参观需求?一些馆长提出,很多城市博物馆的展览同质化严重,从布展内容、形式,到解说词、文创产品等都太相似,千馆一面。

大英博物馆馆长哈特维希菲舍尔表示,通过各国馆长的介绍,可以看到丝绸之路沿线博物馆有很多合作的潜力,如在展览主题选择方面。还可以看到很多博物馆一直在研究哪些藏品来自中国,哪些藏品经由中国传递到其他地方。他建议各方应该共同来做这件事情。通过这样的合作,可以进一步挖掘各国家之间的历史渊源,分享各自的专长和知识,推进展览多样化,朝国际化发展。

博物馆事业面临的挑战与发展

湖南省博物馆馆长段晓明认为,要避免博物馆陈列展览千馆一面,就离不开对博物馆收藏物的深入研究。他表示,观众的多样性要求了展览的多样性。也就是,不同的展览对不同的观众群体,应该有不同的呈现方式。只有做到有针对性的策划,为目标群体“量身定做”,才能办出有特色、有传承、有思想、有意义的好展览。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在发言中提出了博物馆事业发展目前存在的十大新变化。包括以观众为本的价值理念、突出策展人的关键作用、信息手段催生的跨界融合作用等,这其中他还提出了新形势下博物馆面临的六大挑战,如何更充分地留存民族的集体记忆;如何更好地完成国家的文化记忆;如何更紧密地促进文明之间的交流互鉴;如何更加有效地去处理好历史保存与当代技术应用之间的关系;如何能够更多地创造和分享社会发展的成果;如何能够更大幅度地提高文化品位。关于如何解决这些挑战,他也提出了自己的设想,加强人才交流、加强展览合作、共同打击文物犯罪等,特别是在技术合作方面,强调建立统一的行业技术标准,同时通过新科技的应用,提高服务质量。

陕西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院长陈亮认同段晓明的观点,“博物馆作为社会服务的公益性机构,如何在满足普通观众需求的同时,理解、尊重、关心特殊人群的意愿和权利,体现更多的人文关怀,是博物馆人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青铜器博物馆曾举办过一次铜镜展览,就将古代铜镜和反映古代时尚生活的展品有效组合起来,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文物组合以后,知识体系和信息量却远远超过单件文物,受到观众好评。

面对未来,各博物馆也都以自己的方式做着积极的准备。哈特维希·费舍尔在讨论会上分享了“虚拟朝圣:重塑印度阿马拉瓦蒂神庙”这一展览背后的策划与实践。费舍尔介绍,观众可通过本展览探索该神庙的重要性,了解资助其建造的朝圣者。在展览中,建筑上所刻画的朝圣者的形象将由演员重新塑造并投影到墙上。观众可以利用智能手机与这些朝圣者互动,并仔细探索大佛塔,并进一步了解古印度朝圣者的力量。

美国弗吉尼亚美术馆馆长亚历山大·纳哲斯在论坛上分享了他们的做法,“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推动多元展示项目,有一些展示涉及全球和远古时期,有一些是专门针对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的,如来自秦朝的兵马俑展览,就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我们不是为了专业展览而展览,而是希望能够更好地展示全球几千年的历史,进而实现展览的多样化。”

缅甸国家博物馆馆长杜楠劳宁说:“缅甸国家博物馆的使命,即成为公众了解学习缅甸文化以及文明进程的中心,从而更好地塑造未来。为了实现这一使命,缅甸国家博物馆展示了历史学、人类学及考古学等内容,并积极开展展览交流项目。”她表示,如何让文化的可持续发展、如何发挥文化的重要作用,是博物馆人应积极思考的问题,而这也将促进博物馆的进一步发展。

法国凯·布朗利博物馆采取了动静结合的办法。他们把博物馆一半的空间都展示近现代的展品,这是一种静态的展示;另一半空间展出的是不同主题的展览,一般每年会举办9至10个主题展。

“对我们的博物馆来说,重要的是要让它能够为每一个人了解和参观。所以我们博物馆的口号是‘对所有人都友好’,博物馆应该打开大门、去除障碍,让每一个普通人都能参观。所以我们建设了非常完善的线上虚拟参观系统,效果很好。”裴基同说。

大英博物馆馆长哈特维希·菲舍尔表示,通过各国馆长的介绍,可以看到丝绸之路沿线博物馆有很多合作的潜力,如在展览主题选择方面。还可以看到很多博物馆一直在研究哪些藏品来自中国,哪些藏品经由中国传递到其他地方。他建议各方应该共同来做这件事情。通过这样的合作,可以进一步挖掘各国家之间的历史渊源,分享各自的专长和知识,推进展览多样化,朝国际化发展。

图片 10

图片 11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程武彦认为,智慧博物馆还在路上。他表示,智慧博物馆的建设要经历四个阶段: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智慧化,使博物馆与社会达到高度融合。其中,大多数博物馆的智慧建设仅仅处于“数字化”这一阶段。对此,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的马修·特利卡认为,未来的智慧博物馆还应提供多种渠道让观众得以参与进来,如开拓展览形式、加强与社区合作等,从而建立博物馆与观众的双向对话,使博物馆与观众的关系更为亲密。

(本文原刊载于《光明日报》2019年04月26日07版,作者/刘江伟
李韵。配图来自国家博物馆。)

文化遗产可以跨越时空、穿越国度,见证不同文明形态、不同社会制度的对话,是实现亲诚惠容、民心相通的重要载体。各国文物展览之间的互访,也促进双边和多边文化合作,让文物成为文明交流互鉴的“文化使者”和“生力军”。

(本报记者殷铄、赵墨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