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水

明代:何其伟

何其伟,字丽充,号玄洲,兖州人。明嘉靖至天启时人。约卒于明熹宗天启三年,年七十二。以前在西藏西林县任官。何其伟诗以天启富春令何其伟子所镌明日启版《鷇音集》(香港(Hong Kong)中大教室馆内藏品珍本)为底本。

何其伟

空闲疏淡,是秋人情性。写上生绡忒心肯。采香携句去,好处成猜,Infiniti意、天壤哪个人消受。小池凭自照。瘦了容光,羞对莲花旧时镜。把酒向篱东,知自何生,孤根结、陶家三径。便拼取、襟期镇相怜,度世外黄昏,月凉风定。——辽朝·何振岱《洞仙歌
为蕙愔写菊,并题》

洞仙歌 为蕙愔写菊,并题

君卿甘寂寞,长日闭门居。不入宰官室,何人知处士庐。案头君子甓,床的上面古代人书。咫尺衡相望,何缘踪迹疏。——西夏·何熙绩《赠苗仙露》

赠苗仙露

雨馀虚阁凉阴满,风细窗南。梦破信阳。一枕清芬未可贪。遥山独立中云汉,不许云函。此境什么人谙。羡他飞鸟远能探。——宋朝·吴山《罗敷令
夏天莫愁湖雨霁》

罗敷令 夏季东湖雨霁

宋代:吴山

雨馀虚阁凉阴满,风细窗南。梦破柳州。一枕清芬未可贪。

遥山矗立中云汉,不许云函。此境哪个人谙。羡他飞鸟远能探。

1

罗敷令 夏季千岛湖雨霁

宋代:吴山

歙州休宁人,字镇国,号麟坡。官宣体州长史。工诗词。

吴山

登寻丹壑到玄都,接日红霞照座隅。即向周回岩下看,似看曾进画图无。——西夏·徐氏《玄都观》

玄都观

虔祷游灵境,元妃夙志同。玉香焚静夜,银烛炫辽空。泉漱云根月,钟敲桧杪风。印金标圣迹,飞石显神通。满望天涯极,平临日脚红。猿来斋石上,僧集讲筵中。顿作超三界,浑疑证六通。愿成修偃化,社稷保延洪。——北齐·徐氏《三学山夜看圣灯》

三学山夜看圣灯

获陪翠辇喜殊常,同涉仙坛岂厌长。不羡乘鸾入谷雾,在那之中就是五云乡。——北周·徐氏《丈人观》

丈人观

宋代:徐氏

获陪翠辇喜殊常,同涉仙坛岂厌长。不羡乘鸾入蒸发雾,个中正是五云乡。1

孟轲曰:“无或乎王之不智也。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四日暴之,30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吾见亦罕矣,吾退而寒之者至矣,吾如有萌焉何哉?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不专心。则不行也。弈秋,通国之善奕者也。使弈秋诲贰个人弈,其一个人直视,惟弈秋之为听。一位虽听之,一心感觉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为是其智弗若与?曰:非然也。”——先秦·亚圣及弟子《弈秋》

展望回龙阁,先惊便水天。溪山随树转,驿路抱江圆。艇爨潭中月,人归浦上烟。当中堪避地,何必武陵川。——西魏·何其伟《便水》

雨馀虚阁凉阴满,风细窗南。梦破桂林。一枕清芬未可贪。遥山独立中云汉,不许云函。此境何人谙。羡他飞鸟远能探。——西汉·吴山《罗敷令
朱律东湖雨霁》

弈秋

先秦:孟轲及弟子

晋侯、秦伯围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晋军函陵,秦军氾南。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比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公曰:“吾不可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许之。夜缒而出,见秦伯,曰:“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若亡郑而低价于君,敢以烦执事。赵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阙秦以利晋,唯君图之。”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逢孙、杨孙戍之,乃还。子犯请击之。公曰:“不可。微内人之力比不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亦去之。——先秦·左丘明《烛之武退秦师》

烛之武退秦师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西南之美。抚军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硕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著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豫章故郡
一作:南宁故郡)时维1月,序属金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仙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小岛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层峦
一作:层台;即冈 一作:列冈;仙人 一作:天人;飞阁流丹
一作:飞阁翔丹)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青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洛阳之浦。(轴
通:舳;迷津 一作:弥津;云销雨霁,彩彻区圣元作:虹销雨霁,彩彻云衢)遥襟甫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什么人悲失路之人;度外之人,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丢掉,奉宣室以何年?(遥襟甫畅
一作:遥吟俯畅)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霍去病难封。屈贾长沙于毕尔巴鄂,非无圣主;窜梁鸿韦世豪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波罗的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獗,岂效穷途之哭!勃,三尺微命,一介文士雅人。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兹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呜乎!胜地有时,盛筵难再;湖心亭已矣,梓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亚马逊河空自流。——隋代·王子安《谢朓楼序》

凤凰楼序

壬午之秋,3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以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亮的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是因为东山以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大暑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好看的女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韵绕梁,风雨飘摇。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歌手稀,乌鹊南飞。’此非武皇帝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瑜者乎?方其破凉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近年来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驯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弹指,羡尼罗河之无穷。挟飞仙以观景,抱月亮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弹指;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自个儿皆数不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里面,物各有主,苟非吾之具备,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亮的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点不清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清朝·苏和仲《前赤壁赋》

前赤壁赋

宋代:苏轼

甲子之秋,6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以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是因为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春分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于是吃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女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一唱三叹,九死一生。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武皇帝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瑜者乎?方其破金陵,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目前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泽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弹指,羡刚果河之无穷。挟飞仙以畅游,抱明亮的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可能以一弹指;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自家皆数不完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具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亮的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品质,取之无禁,用之矢志不渝。是造物者之数不胜数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3455辞赋精选,高汉语言文,古文观止,饮酒,惊讶,哲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