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楼绕清伊,尘土天所限。人言无僧久,草满不复铲。滩声激悲壮,山意出高蹇。当年香山老,挂冠遂忘返。高情留诗轴。清话入禅版。谁言海山去,萧散仍在眼。溪寒不可涉,倚杖西林晚。——金朝·元好问《龙门杂诗》

最是一年秋好处。橘绿橙黄,半带金茎露。翠幕珠帘开紫府。五云深处台星聚。昨夜玉皇传诏语。闻道君家,勋业高前古。赐与金丹并玉醑。壶中日月留长住。——金朝·元好问《蝶恋花》

树合秋声满,村荒莫景闲。虹收仍白雨,云动忽青山。——金朝·元好问《山居杂诗》

龙门杂诗

金朝:元好问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人;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元好问过继叔父元格;七岁能诗,十四岁从学郝天挺,六载而业成;兴定五年进士,不就选;正大元年,中博学宏词科,授儒林郎,充国史院编修,历镇平、南阳、内乡县令。八年秋,受诏入都,除尚书省掾、左司都事,转员外郎;金亡不仕,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寓舍;工诗文,在金元之际颇负重望;诗词风格沉郁,并多伤时感事之作。其《论诗》绝句三十首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颇有地位;作有《遗山集》又名《遗山先生文集》,编有《中州集》。

元好问

隔林清磬渐无闻,已有睛晖映瀫纹。扫径不妨留鹤迹,开门只许到鸥群。寒峰独透千层雪,野水双勾一抹云。手启香函看宿火,碧烟袅袅古花文。——明代·唵囕香公《峡山晓起》

峡山晓起

薛公未罢相,宾客竞相倾。一朝偶失意,门无珠履声。贵贱已如此,何论死与生。秋燕辞空室,春蝶抱留英。盈虚信物理,聚散亦人情。达士甘寂寞,力耕谢华缨。道尊岂恋禄,心远孰希名。腐鼠非吾饵,朱凤以时鸣。悠然动遐想,五鼎益为轻。——元代·贝琼《杂诗》

杂诗

白雨映青松,萧飒洒朱阁。稍觉暑气销,微凉度疏箔。客居秋寺古,心迹俱寂寞。夕虫鸣阶砌,孤萤炯丛薄。展转怀故乡,时闻风鸣铎。——元代·赵孟頫《庆寿僧舍即事》

庆寿僧舍即事

元代:赵孟頫

白雨映青松,萧飒洒朱阁。稍觉暑气销,微凉度疏箔。客居秋寺古,心迹俱寂寞。夕虫鸣阶砌,孤萤炯丛薄。展转怀故乡,时闻风鸣铎。1

蝶恋花

金朝:元好问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人;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元好问过继叔父元格;七岁能诗,十四岁从学郝天挺,六载而业成;兴定五年进士,不就选;正大元年,中博学宏词科,授儒林郎,充国史院编修,历镇平、南阳、内乡县令。八年秋,受诏入都,除尚书省掾、左司都事,转员外郎;金亡不仕,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寓舍;工诗文,在金元之际颇负重望;诗词风格沉郁,并多伤时感事之作。其《论诗》绝句三十首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颇有地位;作有《遗山集》又名《遗山先生文集》,编有《中州集》。

元好问

□寇将军力自宣,幕中议论可回天。气吞骄虏鞭先著,威定并门檄罢传。正恐一隅防饮酒,休从百尺笑求田。杨雄禄位谁能动,姑为侯巴草太玄。——金朝·李俊民《用之请还公府用韵拒之》

用之请还公府用韵拒之

枕上清风午梦残。华胥东望海漫漫。湖山似要闲身管,花柳难将病眼看。三径在,一枝安。小斋容膝有馀宽。鹿裘孤坐千峰雪,耐与青松老岁寒。——金朝·元好问《鹧鸪天》

鹧鸪天

极目江湖雨,连阴甲子秋。青灯十年梦,白发一扁舟。——元代·王庭筠《忆漍川》

忆漍川

元代:王庭筠

极目江湖雨,连阴甲子秋。青灯十年梦,白发一扁舟。

1

山居杂诗

金朝:元好问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人;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元好问过继叔父元格;七岁能诗,十四岁从学郝天挺,六载而业成;兴定五年进士,不就选;正大元年,中博学宏词科,授儒林郎,充国史院编修,历镇平、南阳、内乡县令。八年秋,受诏入都,除尚书省掾、左司都事,转员外郎;金亡不仕,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寓舍;工诗文,在金元之际颇负重望;诗词风格沉郁,并多伤时感事之作。其《论诗》绝句三十首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颇有地位;作有《遗山集》又名《遗山先生文集》,编有《中州集》。

元好问

长相思,相思者谁?自从送上马,夜夜愁空帏。晓窥玉镜双蛾眉,怨君却是怜君时。湖水浸秋藕花白,伤心落日鸳鸯飞。为君种取女萝草,寒藤长过青松枝。为君护取珊瑚枕,啼痕灭尽生网丝。人生有情甘白首,何乃不得长相随?潇潇风雨,喔喔鸣鸡,相思者谁?梦寐见之。——元代·郭珏《长相思·长相思》

长相思·长相思

不有双溪宿,能知孤客情。山川沉月色,天地变秋声。华发明残烛,疏星滞五更。出门纯鸟道,肯信马蹄轻。——宋代·陈昂《宿双溪铺》

宿双溪铺

茅斋半食苍岩腹,老树如蛟曈寒绿。出门买得东吴船,载酒归来江上眠。戋刂却横洲一千尺,长将醉眼傲江天。——明代·鲍楠《题画作》

题画作

明代:鲍楠

茅斋半食苍岩腹,老树如蛟曈寒绿。出门买得东吴船,载酒归来江上眠。戋刂却横洲一千尺,长将醉眼傲江天。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