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书援神契》,不着撰人,出自《正统道藏》正一部,是非常好的介绍古代道门轨制的书籍,建议收藏后慢慢阅读。小编对网上现有的电子稿按《道藏》作了点校,但水平有限,不足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五祀

常用道教法器简介 2019-01-11 09:29 分类:资讯 阅读()

图片 1

《礼记·祭法》曰:王为群姓立七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国门,曰国行,曰太厉,曰户,曰灶。诸侯为国立五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国门,曰国行,曰公厉。大夫立三祀,曰族厉,曰门,曰行。适士立二祀,曰门,曰行。庶人立一祀,或立户,或立灶。(郑玄注曰:五祀,门、户、中霤也。此者小神,居人之间,司察小神也。)

道教法器是在道教法坛上所用的器具,法坛可以用来供奉仙佛、驱灾解难、为信士祈求福泽等。[wWW.NIUBB.NET)道教法器品种繁多,用途也多种多样,下面就介绍一些常用的道教法器。

宫观

又《月令》曰:孟春其祀户,孟夏其祀灶,季夏其祀中霤,孟秋其祀门,孟冬其祀行。

道教斋醮法坛所需之用器,称为法器。一般在醮坛配合经韵及科仪使用,有些也可在专行法术时使用。道教法器,上可召神遣将,下可驱邪除魔,故品种繁多。

古者王侯之居皆曰宫,城门之两旁高楼谓之观,殿堂分东西阶,连以门庑,宗庙亦然。今天尊殿与大成殿同古之制也。诗曰:雍雍在宫。传曰:遂登观台。

《白虎通》曰:何谓五祀者?门、户、灶、井、中霤也。

1.木鱼:又称“木鼓”,俗称“鱼子”。其形圆而刻做鱼形,故号木鱼。中间掏空,击之有声。通常放在经案的右手边,以右手持木棰敲之。诵念经文时配合经韵而使用,经文的每个字都要落在木鱼的点子上。《无上秘要》:“木鱼清磐,振醒尘寰。”

醮坛

又曰:《曲礼下》记云:天子祭天地、四方、山川、五祀,岁遍;诸侯方伯祀山川,祭五祀,岁遍;士祭其先。凡祀有废之,莫敢举也;有举之,莫敢废也。非所当祭而祭之,名为淫祀,无福。祭五祀所以岁遍何?慎五行也。

木鱼分大小两种,大木鱼置於桌左侧,与钟磬相对,小木鱼在法事中握在手中敲打。

古者祭皆有坛,后世州郡有社稷坛。记曰:坛而不屋。古醮坛在野,今于屋下,从简也。

《五经异议》曰:大戴说礼器云:灶者,老妇之祭。许君按:《月令》孟夏之月,其祀灶,五祀之神,王者所祭,非老妇也。郑玄曰:灶神祝融是老妇。

2.磬:分为两种。一种称为“圆磬”,圆形而中空,铜制或铁制,一种称为“扁磬”,又叫“玉磬”,形似曲尺,曲角120°,玉石制成。道场上多用前一种,通常放在经案的左手边。磬的主要作用是通报神灵,也可以消灾解厄。平时道教徒或香客进殿朝拜,殿主在其抬头起身之时击磬。道场诵经时配合科仪,也要击磬磐。

钟磬

又曰:王为群姓立七祀:一曰司命,主督察人命也;二曰中霤,王宫室居处也;三曰门,四曰户,主出入;五曰国行,主道路也;六曰大厉,主杀也;七曰灶,主饮食也。

3.引磬:又名“手磬”。形小如碗状,铜制,器底隆起之顶端,附有木柄,以便携持。木柄有绳,连一铁杆或铜杆。道众在醮坛朝拜或“转天尊”时,持而鸣之,用以引导道众,故名“引磬”。

古者祭乐有编钟、编磬,每架十六以应十二律及四宫清声。又有特悬钟、特悬磬。特悬者,独悬也。今洞案金钟玉磬又有大钟等,皆本诸此。其大铜磬本诸击缶。《周礼》:凫氏为钟,磬氏为磬。

《汉书》议曰:祠五祀,谓五行金木水火土也。木正曰勾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收,水正曰玄冥,土正曰后土,皆古贤能治成五行有功者也,主其神祀之。

4.钟:一般由铜或铁铸成。钟内无舌,击之发声。有大钟和小钟之别;大钟用于道观早晚开静、止静时,配合大鼓和板使用;小钟用于道场作为法器,与鼓配合击打。《道书援神契》:“古者祭乐有编钟、编磬,每架十六,以应十二律及四宫清声,又有特悬钟、特悬磬,特悬者,独悬也。今洞案金钟、玉磬,又有大钟等,皆本诸此。”

香灯

《魏名臣奏》曰:秦静议云:祭法七祀有国行,今《月令》谓行为井,是以俗废行而祀井。武帝始定天下,兴复旧祀,造祭祀门、户、井、灶、中霤。文帝称诏。静按:凡诸祠祀,所以尊敬神灵,不宜称诏。高堂隆议曰:国、中霤、门、井、灶多不遍,惟祀在者,故曰祭。五祀在於庙,今每门、户辄祭之,自汉以来,非旧典也。祭井自汉,从水类,不列五祀,宜除井祀行。《世本》曰,征作禓五祀。(征者,殷王八世孙也。禓者,强死男也。谓时难索宣驱疫逐强死鬼也。五者,谓门、户及井、灶、中霤也。)

5.鼓:圆桶形或扁圆形,边围鼓起,中空,两面或一面蒙以皮革。鼓有大小之分:大鼓用于道观早晚开静、止静时,配合大钟和板使用;小鼓在道场作为法器,配合小钟使用。鼓的声音,被认为具有通神和辟邪的作用及醒人振奋的传讯工具。醮坛多用、扁平手鼓等法器。道教对击鼓颇有讲究,可以打出”风云雷雨”的模拟音响,且能配合经韵板眼,谓之“花点”。《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凡建醮道场行法事时,必先鸣法鼓”。

古者祭祀有燔燎,至汉武帝祠太一始用香灯。《礼记》曰:既奠,然后炳萧。

傅玄《五祀议》曰:礼大记云:室中央中霤,谓四霤之中也。祭於漏井,盖失之矣。七祀之文,皆云祀行而无井,祭灶而不祭井,於事则阙。夫设祀者,非惟报功而已,亦神道设教,使民慎之幽冥也。臣以为帝之都城,宜祭一门,正宫一门,正室一户,井、灶、中霤,亦各择其一正者祭之。

晨钟暮鼓原道门之习,藉以说明时间来去匆匆,也警惕人生应当日日振奋。

神祇

○四望

6.铛:又称“单音”、“铜鼓”等,俗称“铛子”。是用小铜锣固定在长柄的木框上,用拨子敲打出声。如果是十面小锣固定于同一木架,安上长柄,则称“云锣”或“云璈”。

古有重黎氏能降天神地祇。书曰:乃命重黎,绝地天通。《周礼·
春官》:冬至奏乐于圆丘,乐六变而天神皆降;夏至奏乐方泽,乐六变地祇皆出。

《尚书·舜典》曰: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岁二月,东巡狩,至于岱宗,柴,望秩于山川,肆觐东后。(孔安国曰:望秩于山川者,以尊卑祭之也。五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其馀小者,或卿、大夫、伯、子、男。)

7.钹:亦名“铜盘”。一般为铜制。形状是中央隆起的圆片,在其隆起部位系有红布条。有大小之别:大的称为“饶钹”、“闹钹”或“大钹”,小的称为”钗”或“钗子”。击打时双手各持一片的布条,合击发声,也有的把一片置于圆形的凹状布垫上面,用另一片去击打。在道场上,通常和铛子配合使用。

饼果

《周礼·春官上》曰:大宗伯之职,国有大故,则旅上帝及四望。(四望,五岳、四镇、四渎也。)

8.铃:又名“三清铃”、“摇铃”、“帝钟”、“法钟”、“法铃”等。一般为黄铜制,形如吊钟,有柄,铃内有舌,摇动发声。柄的上端为“山”字形,象征道教信奉的三清尊神。道教认为,法铃具有降神、除魔的作用。在道场上使用时,须以单手持之,向一边有节奏地摇动,发出丁玲丁玲的响声。是斋醮科仪中不可缺少的法器。《上清灵宝大法》:“振动法铃,神鬼咸钦。”

古者,祭用黍稷牺牲。梁武帝以麪为牺牲代之,唐玄宗又以饼饵代之。《周礼》:笾人掌枣栗菱芡,又有糗饼粉餈。又酒正掌五齐三酒。

又《春官》曰:小宗伯之职,掌兆五帝于四郊,四望、四类亦如之。

9.笏:又称“圭简”、“朝简”、“朝板”、“奏板”、“玉板”、“玉笏”、“手板”等,其长约五十厘米,宽五厘米,厚约五毫米,稍弯,上端略窄,用漆涂饰。原是古代君臣在朝廷相见时所执的手板,上面可以记事,以免遗忘。朝中之笏有一定之制,天子用玉,诸侯用象牙,大夫和士用竹片。道教则不受此限,根据条件均可使用。举行道场时,高功登坛,双手捧笏,如对天庭。《道书援神契》:“古之公侯皆执圭,周礼有桓圭、信圭、躬圭,礼记:士执鱼须文竹木简之类也。

帐幕

又《春官上·典瑞》曰:掌玉瑞玉器之藏,四澥裥邸,以祀天、旅上帝。两澥裥邸,以祀地、旅四望。

如今道教斋醮时也用圭简,法师两手相合,恭执圭简於胸前,以謁见三清、玉帝等神灵。

古者宫室皆有幕帟。《周礼》:幕人掌之。

又《春官下·大司乐》曰:春奏《姑洗》,歌《南吕》,舞《大韶》,以礼四望。

10.如意:一般为玉、木、骨制成。形状略曲如“心”字,有三点:首尾两端作云形或芝形,中央一点圆形。象征“道化三清”之意,又喻一心尊三宝(即道宝、经宝、师宝)。《太清玉册》:“如意,黄帝所制战蚩尤之兵器也,后世改为骨朵,天真执之,以辟众魔。《上清经》:“天尊手持如意,宣说玉枢宝经。”道教方丈在宣说经教或其他隆重科仪中,亦手持之。

法服

《公羊传·僖下》曰:夏四月,卜郊,不从,乃免牲。犹三望,三望者何?望祭也。则曷为祭?祭太山、河海。山川有能润于百里者,天子秩而祭之。(此皆助天气成功,故祭天及之。)

11.法印:一般为木制、铜制或玉制。印面上刻着具有道教含义的文字,甚至有的还刻着完全符式化的图案,印钮一般是狮子或其他避邪兽。道教自从祖天师张道陵开始传有法印,沿袭至今。法印是道教奏达天庭的公印,也是行使神力的法物。《洞玄经》:“法印照处,魅邪灭亡。”

古者祭祀法服有中单蔽膝佩裳之属,今法服乃其流也。孟子曰:衣服不备,不敢以祭。《礼记》曰:古之君子必佩玉。

《五经通义》曰:王者所以因郊祭日月、星辰、风伯、雨师、山川何?以为皆有功于民,故祭之也,皆天地之别神从官也。缘天地之义,亦欲及之,故岁一祭之。礼日于南门外,礼月、四渎于北门外,礼山川、丘陵西门外,祭风伯、雨师于东门外,各即其位也,以是明之。其祭之奈何乎?曰祭日者悬,祭月者毁,祭风者明,祭雨者布疏,祭山川者沉,各像其貌也。

12.法剑:又名“宝剑”、“令剑”、“七星剑”。长约六十厘米,有铁製和桃木製两种,古代道士有佩剑的规定。在钢铁锻制的剑身两面,各镶有青铜制的北斗七星图样,靠近剑柄处有龙、符的图案。道教认为宝剑是斩妖诛魔的强力法器,张天师的家传宝物即为宝剑及天师印。通常剑身单薄的七星剑是以两把并握使用,有时也可分持两手,又称“双剑”或“合剑”,七星剑是斩杀恶灵的有力辟邪法器。也有一种是在剑身上刻有符咒的木剑,多半使用可以避邪的桃木雕制,又称“桃剑”。剑身画有符咒,多用来驱魔,威力强大。

冠裳

《三辅黄图》曰:宰衡王莽奏曰:冬至,使有司祭天神于南郊,高祖配而望群阳。夏至,使有司祭地祇于北郊,高后配而望群阴。

道士在行法时,也有拿菜刀代替法剑者。

古者士大夫皆有冠,但缨而不簪,唯弁冕簪缨全。夫子戴章甫冠曰:吾长于宋,故冠宋之冠。庄子曰:原宪华冠藜杖,即桦皮冠也。《礼记》:有侈袂大袖衣也,道衣其类也。唐李泌为道士,赐紫,后人因以为常。直领者,取其萧散之意也。

《隋书·志》曰:梁朱异议,郑众云四望谓日月星海。郑玄云谓五岳四渎。寻二郑之说,互有不同。窃以望是不即之名。凡厥遥祭皆有斯目,岂容撅褛星海,拘于海渎。请今天司有关水旱之义,爰有四海、名山、大川能兴云致雨,一皆备祭。

13.令牌:又名“雷令”、“五雷牌”。为圆顶平底之木牌。侧面边围刻有二十八宿的名称。上圆下方的形状,象征天地。令牌是道士差遣神灵的神圣法器,有辟邪的作用,也可用于差遣雷神。令牌的形状与图案并不完全一致,如有的刻有龙或宝剑,有的刻有“五雷号令”、“总召万神”等。《道书援神契》:“周礼,牙璋以起军旅,汉铜虎符上圆下方,刻五牙文若垂露状,背文作一坐虎形,铭其旁曰:如古牙璋作虎符。今召将用令牌,此法也。”

圭简

○高禖

令牌,源於古代军队的虎符或称雷令、五雷牌。此牌用枣木造,以雷辟枣木刻令牌为佳。令牌的孤顶刻有「风云雷电雨」,平底刻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其正面刻有「雷霆號令」;左边刻有角、亢、氐、房、心、尾、箕;右边刻有斗、牛、女、虚、危、室、壁;背后刻有龙盘七星剑,其意「总召万灵」;两侧刻有奎、娄、胃、昂、毕、觜、参、井、鬼、柳、星、张、翌、軫,共为天上廿八宿的名称。两旁刻有「天声天声震动雷震」及「霹雳一声隨令降临」。其形状特徵是上圆下方,象徵天地,是召集神灵的最神圣法器。

古之公侯皆执圭。《周礼》有桓圭、信圭、躬圭。《礼记》:士执鱼湏文竹木简之类也。

《礼记·月令》曰:仲春,玄鸟至之日,以太牢祀于高禖。天子亲往,后妃率九嫔御,醴礼天子所御,带以弓韣,授以弓矢,立于高禖之前。(蔡邕《章句》曰:高禖,祀名也。高犹尊也。禖者,所以祈子孙之祀也。天子所御谓后妃以下王妾御者。韣,弓衣也。祝以高禖之命,饮以醴酒,带以弓衣,尚使得男者也。郑玄注曰:玄鸟遗卵,娥简狄吞之,生契,后以为禖官,嘉祥而立祀也。)

图片 2

位牌

《汉书》曰:太子据立为皇太子。初,上年二十九,乃得太子,甚喜,为立禖,(张晏曰:禖,求子禖神。)使东方朔、枚皋作禖祝。

古者祭宗庙有木主,祭社稷有石主,见《礼记》。今位牌即其类也。

《续汉书》曰:仲春之月,立高禖,祀于城南,礼以特牲。

符简

《五经异议》曰:王者一岁七祭天地。仲春,后妃郊禖。禖亦祭天也。

古者以竹二尺为简,以皮连穿之。又有以木片者谓之牍。今符简象此也。《春秋》序曰:小事简牍而已。孔子修《春秋》,笔则笔,削则削,是木版也。古者召命有符节,符以竹片为之,今黄纸召神,符代竹也。人形符象,使者也。

《五经要议》曰:契母简狄以玄鸟至之日,祀于高禖而生契。高禖者,盖先王所以祈子孙之祀也。玄鸟感阳而至,集人栋宇,有孳乳之祥,故重其至日,因以用事。

步虚

《五经异议》曰:郑记曰:玄鸟至之日,以太牢祀于高禖。注曰:高辛氏世娀简狄吞燕子而生契,后王以为禖官,嘉祥其祀焉。王权问曰:”以注言之,先商之时,未有高禖。《生民》诗曰:’克禋克祀,以祓无子。’传以为古者必以郊禖焉。姜嫄禋祀上帝而生稷,是则郊禖之祀,非以生契之后立也。”谯乔答曰:”先商之时,自必有禖氏祓除之祀,位在南郊,盖亦以玄鸟至之日。然其所禋,乃于上帝娀简狄吞一子之后。王以为禖官,嘉祥祀之以配帝,谓之高禖。”

古者祭祀歌乐章或歌毛诗。今法事长吟,本诸此也。《书》曰:声依永,律和声。

晋束晳《高禖坛石议》曰:元康六年,高禖坛上石破为二段,诏书问置此石来几时?出何经典?今应复不?博士议:礼无高禖置石之文,未知造设所由。既已毁破,无可改造设。高辛氏有简狄吞卵之祥,今此石有吞卵之象,盖俗说所为,而史籍无记。可但收聚,复于旧处而已。太常以为吞卵之言,盖是逸俗之失义。因今毁破,便宜废除。下四府博士议。贼曹属束晳议:夫未详其置之故,而欲必其可除之理,理不可然。按《郊祀志》,秦汉不祀高禖,汉武帝《五子传》武帝晚得太子,始为立禖,其事未之能审。

章表

许慎《五经异说》云:山阳民祭,皆以石为主。然则石之为主,由来尚矣。其此象矣,而祭礼龟策。祭器敝则埋之,而改置新石。今破则宜埋而更造,不宜遂废。收集破石,积之故处,于礼无依,于事不肃,思所未安也。时公卿从太常所处,此议不用。其后得高堂隆故事,魏青龙中造立此礼,诏书更镌石,令如旧置,高禖坛上埋破石,入地一丈。

古者祭祀有祝版,后世用纸也。《书》曰:史乃册祝。《周礼》:大宗伯掌其祝号,盛奏方函代版匣也。殷浩寄书,误达空函是木匣也。

《隋书·礼志》曰:梁太庙北门内道西有石,文如竹叶,小屋覆之,宋元嘉中修庙所得。陆澄以为孝武时郊禖之石,然则江左亦有此礼矣。后齐高禖为坛于南郊,傍广轮二十六尺,高九尺,四陛三坛。

跪拜

○祷祈

《周礼》拜有九等。今稽首,周法也。《书》曰:拜,稽首。《礼记》曰:受立不跪。

《周书》曰:四月,孟夏,王初祈祷于宗,乃尝麦于庙。

法尺

《毛诗·甫田》曰: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戒我稷黍,以穀我士女。

古者祓除不祥用桃枝,后羿死于桃棒,故后世逐鬼用之。今天蓬尺是其类也。《周礼》曰:巫祝桃茢。

又《生民·行苇》曰:曾孙惟主酒醴,维醹酌以大斗,以祈黄耇。

法劒

又《臣工·噫嘻》曰:春夏祈穀于上帝也。

古之士大夫皆佩劒。《汉书》:劒履上殿。《周礼》有救日月之弓矢,此其流也。勑水,雨师清尘之义也。

《周礼·春官上·小宗伯》曰:小宗伯掌大灾,乃执事祷祠于上下神祗。

方綵

又《春官下》:太祝掌六祝之辞,以事鬼神,祈福祥,求永贞。(马融传曰:神,天神;鬼,人鬼;祗,地祗也。)

古者祭五帝各随其方色,五方信綵是也。

《礼记·月令》曰:孟春,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穀于上帝。

禁祝

《左传·襄上》曰:郊祀后稷,以祈农事也。

古以呪字作祝字,从口旁乃后人俗字也。成汤祝网,果羸祝螟蛉,即此意也。

又《定上》曰:鲁昭公出,故季平子祷于炀公。九月,立炀宫。(平子逐君,惧而请祷于炀公。昭公死于外,自以为获福,故玄其宫。)

符文

又《哀上》曰:卫太子祷曰:曾孙蒯聩敢昭告皇祖文王、(周文王。皇,大也。)烈祖康叔、文祖襄公:郑胜乱从,(胜,郑声公名,释君助臣为从于乱。)晋午在难,不能治乱,使鞅讨之。

《周礼》禳祆鸟者,以方书十日之号、十二月之号、十二岁之号,悬树上即去。古人用篆字,今之符文犹似之也。

《论语·八佾》曰: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王孙贾自周出仕于卫也。宗庙及五祀之神皆祭于奥。室西南隅谓之奥。)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明当媚其尊者。夫灶者,老妇之祭。)

铺灯

又《述而》曰: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祷久矣。”

古者仓颉制字而天雨粟、鬼夜哭。故道法划地为狱,以米为界。后世凡铺灯皆用米,本诸此也。

《五经异义》曰:《礼·祭法》云:天子有祧。远庙曰祧,将祧而去之,故曰祧。去祧曰坛,去坛曰墠。皆藏于祖庙,有事则祷,无事则止。

附体

《说文》曰:吉事求福为祷。

古来祭必有尸,尸者以孙为之,服其祖之服,坐于神位之席,又谓之嘏。《礼记》曰:祝以孝告,嘏以慈告。今之荐先亡而借体,通传者本诸此也。

《汉书》曰:文帝曰:”昔先王远施不求其报,望祀不祈其福。今吾闻祠官祝厘,皆於朕躬,不为百姓。夫以朕之不德而专飨,独美其福,百姓不与,是重吾不德也。其令祠官致祀,无有所祈。”

手鑪

《东观汉记》曰:邓太后尝体不安,左右忧惶,至令祷祠,愿以人为代。太后闻之,即谴怒,敕掖庭令以下,何故乃有此不祥之言。左右咸流涕,叹太后临大病,不自顾而念兆民。后病瘳,岂非天地之应与?

古者灌献之礼用圭瓒。瓒之形盘,柄象圭,盛酒其中。执瓒则不执圭,今道士执手罏则不执简,亦此意也。

《晋中兴书》曰:大旱经久。太兴四年四月始雨,有奏应报赛宗庙山川。中宗诏曰:”祈庙云报赛,非奉尊上辞也。吾意有疑,以为旧山川有许报,故雨赛,非大事不应告庙。臣子无要君之道,黩祭称赛,於礼有违。”

帝钟

《唐书》曰:宪宗谓宰臣曰:”穰灾祈福之说,其事信否?”李藩对曰:”臣窃观自古圣达,皆不祷祠。故楚昭王有疾,卜者谓河为祟,昭王以河不在楚,非所获罪。孔子以为知天道。仲尼疾病,门人子路请祷。仲尼以为神道助顺,系於所行,已既全德,无愧屋漏,故答子路云:’丘之祷久矣。’《书》云’惠迪吉,从逆凶’,言顺道则吉,从逆则凶。《诗》云’自求多福’,则祸福之来,感应行事。若苟为非道,则何福可求。是以汉文帝每有祭祀,使有司敬而不祈。其见超然,可谓盛德。若使神明无知,则安能降福?必其有知,则私己求媚之事,君子尚不可悦也,况于明神乎?由此言之,则履信思顺,自天佑之,苟异于此,实难致福。故尧舜之务,惟在修已以安百姓。管仲云:’义于人者和于神。’盖以人为神主,故但务安人而已。虢公求神以至危亡,王莽妄祈以速汉兵。古今明诫,书传所记,望陛下每以汉文、孔子之意为准,则百福具臻矣。”上深嘉美之。

古之祀神舞者执铙。帝钟,铙之小者耳。

又曰:文宗开成中,以久旱,分命郡官遍祠祈祷于紫宸殿,对宰臣忧形於色。宰臣以星官所奏,”天时当尔,乞不过劳圣虑”。上凛然改容曰:”朕为天下主,无德及人,致此灾旱。今又谪见于上,若三日不雨,当退归南位,更选贤明以主天下。”宰臣呜咽流涕,各请罪,乞免相位。是夜,澍雨大洽。

气诀

又曰:孔戣为广州刺史。先是,准诏祷南海神,多令从事代。戣必自越风波而往。韩愈为潮州,作诗美之。

道书作炁字。取炁之道,呼吸阴阳之义也。《易略例》曰:命宫而商应,修下而高者降,鼓舞尽神之义也。齐女号而起风,邹衍哭而降霜,吹律而和气至,皆此类也。

《华阳国志》曰:梁辅为郡五官,时天大旱,请雨不降。辅出祷,乃积薪祝神曰:”二日不雨,则欲自焚,谢罪百姓。”言终而雨。

令牌

《长沙郡耆旧传》曰:祝良为洛阳令,时亢旱,天子祈不得。良乃曝身阶庭,告诚引罪,自晨至中,紫云沓起,甘雨登降。民为之歌曰:”天久不雨,烝民失所。天王自出,祝令特苦。精符感应,滂沲而下。”

《周礼》:牙璋以起军旅。汉铜虎符,上圆下方,刻五牙文,若垂露状,背文作一坐虎形,铭其旁曰:如古牙璋作虎符。今召将用令牌,此法也。

《列仙传》曰:历阳有彭祖仙室,前世云,”祷请风雨,莫不辄应”。常有两虎在祠左右,今日祠讫即有虎迹。

旛幢

《异苑》曰:晋简文既废世子道生,次子郁又早卒,而未有息嗣。濮阳令在弟前祷至三更,郁有黄气自西南来,逆室前,尔夜幸李太后,而生孝武皇帝。

《周礼》有旌旄旃斾之属,此其製也。

《韩子》曰:卫人有夫妻祷者,而祝曰:”使我无故得百束布。”其夫曰:”何少也?”对曰:”益是,子将以买妾。”

云璈

《吕氏春秋》曰:昔殷汤克夏,而天下大旱,五年不收。汤乃以身祷于桑林曰:”余一人有罪,无及万方。万方有罪,在予一人。无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神伤民之命。”于是剪其发,丽其手,自以为牲,用祈福于上帝。民悦,雨乃大至。

古者祭祀有乐,此倣之也。其常高于常,乐全用清声,达于天地。手执者象天乐,可游行而奏也。

《淮南子》曰:圣人者,不耻身贱而愧道之不行;不忧命之短而忧百姓之穷也。是故禹为水以身解于阳肝之河,汤为旱以身祷于桑林之下。圣人之忧民,如此其明也。

祷疾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语曰:子疾病,子路请祷。《尚书》:武王疾,周公立三坛以祷之。

睛雨

古有禜雩之祭,水旱之祭也。成汤以身代牺牲而祷于桑林之野,董仲舒《春秋繁露》有请雨止雨法,随日辰造五色龙,各有法式,此不再具。禳火,春秋昭公十八年,宋卫陈郑同日火,子产为火故,大为社祓禳于四方,振除火灾。

休粮

《孔子家语》曰:食气者,神明而寿;食穀者,智慧而巧;不食者不死。

道士

孔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者。

《道书援神契》竟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