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头何在觅人知,镜里相看不自疑。麟阁尽能图燕颔,龙沙谁复恨蛾眉?千年名姓毛延寿,一代丹青顾恺之。梦感九重终见召,艺精宁患不逢时?——元代·张昱《赠写神朱大年》

为尔停骖几叩门,每于清事得相论。山中载酒梅花过,湖上放船春水浑。闲到竹斋为解带,坐深苔径与开樽。当年醉墨留题处,风雨新添屋漏痕。——元代·张昱《寄周昉处士》

花事能消几夜风,樱桃叶底又深红。岂无金缕湖波上,闲却玉杯春雨中。枕上楚云元是梦,镜中潘鬓惜成翁。莫言轻薄扬州事,著意题诗也未工。——元代·张昱《病起》

赠写神朱大年

元代:张昱

元明间庐陵人,字光弼,号一笑居士,又号可闲老人。历官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郎,行枢密院判官。晚居西湖寿安坊,屋破无力修理。明太祖征至京,厚赐遣还。卒年八十三。有《庐陵集》。

张昱

竹扛金铸百寻馀,顶版高镌万国书。禁得下方雷与电,声光不敢近皇居。——元代·张昱《辇下曲一百二首》

辇下曲一百二首

为农谨天时,四体务勤力。日夕耘耔罢,植杖聊假息。儿童原上牧,妇女机中织。田家无别事,俯仰惟衣食。黾勉共百年,辛苦何所惜?世有五侯贵,农人梦不及。但愿风雨好,一穗千万粒。卒岁无徵科,庶免忧儋石。——元代·张昱《田家词》

田家词

送春何事典春衣,销得杨花几度飞。掌上玉杯成惯见,年年长是送春归。——元代·张昱《送春》

送春

元代:张昱

送春何事典春衣,销得杨花几度飞。掌上玉杯成惯见,年年长是送春归。

1

寄周昉处士

元代:张昱

元明间庐陵人,字光弼,号一笑居士,又号可闲老人。历官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郎,行枢密院判官。晚居西湖寿安坊,屋破无力修理。明太祖征至京,厚赐遣还。卒年八十三。有《庐陵集》。

张昱

两生孝友谁不知,左辖题堂固所宜。岂独声名从此大,要教风俗与之移。棣华煜煜照春日,乌鸟哑哑啼树枝。林植羽栖俱有感,过门宾客可无诗?——元代·张昱《孝友堂,为姚氏彦名、彦昌昆弟赋》

孝友堂,为姚氏彦名、彦昌昆弟赋

牧牛值风雨,牧具几脱手。不自风雨前,不自风雨后。——元代·张昱《风雨牧牛图》

风雨牧牛图

送春何事典春衣,销得杨花几度飞。掌上玉杯成惯见,年年长是送春归。——元代·张昱《送春》

送春

元代:张昱

送春何事典春衣,销得杨花几度飞。掌上玉杯成惯见,年年长是送春归。

1

病起

元代:张昱

元明间庐陵人,字光弼,号一笑居士,又号可闲老人。历官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郎,行枢密院判官。晚居西湖寿安坊,屋破无力修理。明太祖征至京,厚赐遣还。卒年八十三。有《庐陵集》。

张昱

望见寺前三塔近,老夫指拟驻行舟。无端一阵东风雨,吹过湖南不自由。——元代·张昱《寄三塔寺宽虚海》

寄三塔寺宽虚海

狼髋且抛何且咒,女巫凭此卜妖祥。手持朴樕挥三祀,蠲洁祈神受命长。——元代·张昱《辇下曲一百二首,有序
其二十八》

辇下曲一百二首,有序 其二十八

种德不在浅,种药不在深。虽有千亩地,不如方寸心。种之百年后,所得非尺寻。忠信乃佳实,慈爱为繁阴。如有仙人杏,一核延千林。以此惠后嗣,安用多黄金?——元代·张昱《种德堂,为岳医士题》

种德堂,为岳医士题

元代:张昱

种德不在浅,种药不在深。虽有千亩地,不如方寸心。

种之百年后,所得非尺寻。忠信乃佳实,慈爱为繁阴。

如有仙人杏,一核延千林。以此惠后嗣,安用多黄金?

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