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此青春还故乡,顺风几日到南康?峰连五老出广大,水接二孤来渺茫。云中君楼船能共载,刘安鸡犬亦相将。山水蜜桃落都成树,花里应迷旧草堂。——唐代·张昱《送宋倬还南康》

老友柳子厚之谪锦州,得胜地,结茅树蔬,为沼沚,为台榭,目曰愚溪。柳子没八年,有僧游零陵,告余曰:“愚溪无复曩时矣!”一闻僧言,悲无法自胜,遂以所闻为七言以寄恨。溪水悠悠春自来,草堂无主燕飞回。隔帘唯见中庭草,一树山榴照旧开。草圣数行留坏壁,木奴千树属邻家。唯见里门通德榜,残阳寂寞出樵车。柳门竹巷依依在,野草青苔日日多。纵有邻人解吹笛,山阳旧侣更哪个人过?——东魏·刘禹锡《伤愚溪三首》

临安城里昔繁华,炀帝行宫接紫霞。玉树歌残犹有曲,锦帆归去已无家。楼台到处迷芳草,风雨年年怨落花。最是多情汴堤柳,春来依旧带栖鸦!——明清·曾棨《维扬怀古》

送宋倬还南康

元代:张昱

元明间庐陵人,字光弼,号一笑居士,又号可闲老人。历官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郎,行枢密院判官。晚居东湖寿安坊,屋破无力修缮。明太祖征至京,厚赐遣还。卒年八十三。有《庐陵集》。

张昱

此君何可二13日无,徐君为绘筠窗图。深居碧云怜日暮,展卷清风生座隅。漆简旧来销翡翠,渔竿钓罢拂珊瑚。荆南不近周王猎,晚节犹能宿凤雏。——唐代·张昱《筠窗图》

筠窗图

竹扛金铸百寻馀,顶版高镌万国书。禁得下方雷与电,声光不敢近皇居。——汉代·张昱《辇下曲一百二首》

辇下曲一百二首

几枝雪艳向风斜,未许吹香上鬓鸦。什么人取根来广陵郡,却留春在后皇家。懿公灭卫虽云鹤,炀帝亡隋岂独花?自是锦帆迷故国,恨连芳草满天涯。——大顺·张昱《赛兰香》

琼花

元代:张昱

几枝雪艳向风斜,未许吹香上鬓鸦。哪个人取根来郑城郡,却留春在后皇家。

懿公灭卫虽云鹤,炀帝亡隋岂独花?自是锦帆迷故国,恨连芳草满天涯。

1

伤愚溪三首

唐代:刘禹锡

刘禹锡,字梦得,拉祜族,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西夏顺德人,祖籍邯郸,金朝思想家,教育家,自称是鄂州山靖王后裔,曾任监察里正,是王叔文政治改进集团的一员。西松原晚期著名小说家,有“诗豪”之称。他的家园是一个世代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户。政治上主持立异,是王叔文派政治革新活动的中央人物之一。后来永贞革新退步被贬为朗州司马。据山东西宁历国学家、收藏家周新国先生考证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其间写了有名的“汉寿城春望”。

刘禹锡

寿春城里昔繁华,炀帝行宫接紫霞。玉树歌残犹有曲,锦帆归去已无家。楼台各处迷芳草,风雨年年怨落花。最是多情汴堤柳,春来照旧带栖鸦!——西楚·曾棨《维扬怀古》

维扬怀古

自别后遥山隐约,更那堪远水粼粼。见柳树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透内阁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繁。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地不销魂。新啼痕压旧啼痕,断肠人忆断肠人。今春香肌瘦几分?缕带宽三寸。——齐国·王实甫《十7月过尧民歌·别情》

十11月过尧民歌·别情

一叶扁舟轻帆卷。暂泊楚江南岸。孤城暮角,引胡笳怨。水茫茫,平沙雁、旋惊散。烟敛寒林簇,画屏展。天际遥山小,黛眉浅。旧赏轻抛,到此成游宦。觉客程劳,年光晚。异乡风物,忍萧索、当愁眼。帝城赊,秦楼阻,旅魂乱。芳草连空阔,残照满。佳人无新闻,断云远。——明清·柳永《迷神引·一叶扁舟轻帆卷》

迷神引·一叶扁舟轻帆卷

宋代:柳永

一叶扁舟轻帆卷。暂泊楚江南岸。孤城暮角,引胡笳怨。水无涯,平沙雁、旋惊散。烟敛寒林簇,画屏展。天际遥山小,黛眉浅。旧赏轻抛,到此成游宦。觉客程劳,年光晚。异乡风物,忍萧索、当愁眼。帝城赊,秦楼阻,旅魂乱。芳草连空阔,残照满。佳人无新闻,断云远。12羁旅,写景,追忆,抒情,愁苦

维扬怀古

明代:曾棨

曾棨(1372-1432)
字子棨,号西墅,新疆永丰人。明永乐二年探花,人称“江苏精英”。其为人如泉涌,廷对三万言不打草稿。曾担纲《永乐大典》编纂。曾棨工书法,金鼎文雄放,有晋人风度。

曾棨

圣路易斯桥上面,凭栏远望,春陵王气都凋丧;树苍苍,水茫茫,云台不见Samsung将。千古转头归灭亡。功,也不久长,名,也不久长。——清朝·张养浩《山坡羊·揭阳怀古》

山坡羊·芜湖怀古

雄跨洞庭野,楚望古湘州。何王台殿,危基百尺自西刘。尚想霓旌千骑,依约入云歌吹,屈指几经秋。叹息繁华地,兴废两悠悠。
登临处,松木老,大江流。雅士报国无地,空白八分头。一夜寒生关塞,万里云埋陵阙,耿耿恨难休。徙倚霜风里,落日伴人愁。——宋代·袁去华《水调歌头·定王台》

水调歌头·定王台

赣江曾闻有浯溪,片帆今挂苏南西。上摩石崖与天齐,江头落日云凄凄。山昏雨暗哀猿啸,步入烟萝转深峭。元颜千古迹不朽,星斗蛟龙两美妙。华为即时颂大唐,大唐家国天为昌。妖环忽见诚非祥,土花失色急寿王。明皇父亲和儿子紊大纲,从此晏朝耽色荒。天下黎庶暗罹殃,击损梧桐按霓裳。何人知鼙鼓动渔阳?肃宗灵武何仓皇?回来张二零二零年底芳,前杨后李真匪良。养以整个世界理所常,胡为南内成凄凉。贰仟宫女为什么人妆?空遗两鬓愁秋霜。千载老爹和儿子堪痛苦,修身齐家肇明皇。后来显明事愈彰,源流有自己商讨哪个人当。岂惟当时留锦囊,现今人说马嵬坡下尘土香。——清代·杨万里《浯溪摩崖怀古》

浯溪摩崖怀古

宋代:杨万里

柳江曾闻有浯溪,片帆今挂苏南西。上摩石崖与天齐,江头落日云凄凄。山昏雨暗哀猿啸,步入烟萝转深峭。元颜千古迹不朽,星斗蛟龙两神奇。黑莓随即颂大唐,大唐家国天为昌。妖环忽见诚非祥,土花失色急寿王。明皇父亲和儿子紊大纲,从此晏朝耽色荒。天下黎庶暗罹殃,击损梧桐按霓裳。哪个人知鼙鼓动渔阳?肃宗灵武何仓皇?回来张后年终芳,前杨后李真匪良。养以整个世界理所常,胡为南内成凄凉。3000宫女为何人妆?空遗两鬓愁秋霜。千载老爹和儿子堪难熬,修身齐家肇明皇。后来分明事愈彰,源流有自笔者评论哪个人当。岂惟当时留锦囊,到现在人说马嵬坡下尘土香。12云游,写景,怀古,感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