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塘归棹

明代:钱龙惕

钱龙惕虞山诗派重要遗民诗人。字夕公,号子健,又号芦乡子、鲈乡渔父等。牧斋侄子。40岁后改名贪,字弗乘。明诸生,有时名,屡踬场屋,遂谢去举业,刻意为诗。布衣终老,穷年焦思。诗“原本温、李,旁及于子瞻、裕之”。为虞山诗派中重要一员。

钱龙惕

圣驾真难动,人心系去留。连朝惊羽檄,有诏御龙舟。禁旅因时宠,纶扉独坐愁。内家灯火盛,向夕灿中流。——清代·钱澄之《梧州杂诗
其三》

梧州杂诗 其三

沉沦绝似鹿皮翁,叹世依然俛仰中。两版衡门忘出入,三间老屋判西东。梅边疏影当头月,松下寒涛洒面风。如此景光宜酒所,何劳响下问穷通。——清代·钱曾《辛亥岁暮杂诗二十首
其十》

辛亥岁暮杂诗二十首 其十

重逢应有喜,何事转生悲。我已愁如许,君今鬓有丝。纵图良晤久,先恨别离时。拟卜墙东舍,终身共咏诗。——清代·钱聚瀛《怀陆费季斋表姊
其一》

怀陆费季斋表姊 其一

清代:钱聚瀛

重逢应有喜,何事转生悲。我已愁如许,君今鬓有丝。

纵图良晤久,先恨别离时。拟卜墙东舍,终身共咏诗。

1

肠断湖山列画屏,断桥残日半湖明。逋仙祠畔销残暑,鄂国坟边恨晚程。娅姹佳人红芰湿,风标公子白鸥轻。篮舆渐逐高峰远,惆怅银钩月乍生。——明代·钱龙惕《湖上晚归》

仲容高旷有闲身,曳耒分明已绝尘。一月别来将小雪,八篇传到尽阳春。烟波西塞摇双桨,风雨桐江挂一伦。我亦途穷须恸哭,竹林携手敢逡巡。——明代·钱龙惕《湘灵侄见示十月杂感,依韵和答
其二》

清凉秋半半阴天,湖上烟波正渺然。芳草似帆行罨岸,青山如画走随船。夕阳烟尽霞争赤,江月云开夜独圆。多少繁华乱离歇,水门零落莫山前。——明代·钱龙惕《西塘归棹》

湖上晚归

明代:钱龙惕

钱龙惕虞山诗派重要遗民诗人。字夕公,号子健,又号芦乡子、鲈乡渔父等。牧斋侄子。40岁后改名贪,字弗乘。明诸生,有时名,屡踬场屋,遂谢去举业,刻意为诗。布衣终老,穷年焦思。诗“原本温、李,旁及于子瞻、裕之”。为虞山诗派中重要一员。

钱龙惕

往事苍凉不可论,伤心絮酒拜松门。三千里外孤儿泪,二十年来国士恩。华表日斜巢鹤返,土花春绣石麟存。殷勤幸接连枝会,漂泊天涯有弟昆。——清代·钱芳标《清明偕钟宛兄展墓有感》

清明偕钟宛兄展墓有感

红旗影飐角声喧,南海牙高留后尊。秋至将骄谁出岭,日高人沸一开门。有司心厌王官贱,除吏书愁幕府烦。莫怪总戎难节制,将军原未识君恩!——清代·钱澄之《广州杂诗
其二》

广州杂诗 其二

事去同舟祗腐儒,灯前对语惜汾湖。从军快得陈书记,妖梦何来骆义乌!夜雨尸沈呼自出,秋山榇返仗谁扶!青衫滴尽伤心泪,哭到妻儿泪已枯!——清代·钱澄之《八月十七日哭仲驭
其四》

八月十七日哭仲驭 其四

清代:钱澄之

事去同舟祗腐儒,灯前对语惜汾湖。从军快得陈书记,妖梦何来骆义乌!

夜雨尸沈呼自出,秋山榇返仗谁扶!青衫滴尽伤心泪,哭到妻儿泪已枯!

1

湘灵侄见示十月杂感,依韵和答 其二

明代:钱龙惕

钱龙惕虞山诗派重要遗民诗人。字夕公,号子健,又号芦乡子、鲈乡渔父等。牧斋侄子。40岁后改名贪,字弗乘。明诸生,有时名,屡踬场屋,遂谢去举业,刻意为诗。布衣终老,穷年焦思。诗“原本温、李,旁及于子瞻、裕之”。为虞山诗派中重要一员。

钱龙惕

名山容易白人头,老羡东方记十洲。一湖水收松下浸,万丈石放空中游。瓮脚榨来家酝美,杖肩挑得野花秋。主人自作因僧出,百炼精金日上楼。——清代·钱陆灿《九月中旬虞山顶茶庵杂诗》

九月中旬虞山顶茶庵杂诗

村远酒难赊。寒透纹纱。脆貂裘裂帽檐斜。淡月黄昏风料峭,来伴梅花。春色遍天涯。柳濯新芽。千红万紫竞韶华。陌上青骢归缓缓,可忆梅花。——清代·钱斐仲《浪淘沙
题晓廷兄梅花小影》

浪淘沙 题晓廷兄梅花小影

历历沙鲲跨海隅,我知鱼乐网平铺。宏开三面恩波阔,细织千丝夕照孤。春水当门浮角抵,秋风满地小江湖。殷勤为向渔师问,中有珊瑚采得无。——明代·钱琦《台阳八景诗》

台阳八景诗

明代:钱琦

历历沙鲲跨海隅,我知鱼乐网平铺。宏开三面恩波阔,细织千丝夕照孤。

春水当门浮角抵,秋风满地小江湖。殷勤为向渔师问,中有珊瑚采得无。

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