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近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审议并批准了76个项目入围《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我国共有22项入选。其中,广陵古籍刻印社、金陵刻经处和德格印经院捆绑申报的中国雕版印刷技艺榜上有名。南京金陵刻经处和四川德格印经院是我国目前用传统雕版技艺刻印佛经的最好的两家专门机构。在保护雕版技艺的过程中,佛教典籍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近日,《金陵藏——近代木刻佛经集成》在六朝古都金陵南京首发面世。该藏经由江苏可一文化产业集团编修发行,线装书局出版。

佛教早在前秦时期就已传到中国,直到了东汉末年在中国才得到了全面的发展,佛教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我们经常能在佛经中看到一些经典佛经,那么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佛经大全中《大藏经》,那么同学们知道大藏经是什么吗?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以刻经的方式弘扬佛教文化,不仅使木刻雕版印刷技艺延续了下来,也使金陵印经处和德格印经院这样著名的佛教文化机构留存了下来。雕版印刷技艺与佛教经典互为传承载体。金陵刻经处副主任肖永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大藏经为佛教经典的总集,简称藏经,又称一切经。《金陵藏》是一部有着独特版本价值和数据价值的影印本大藏经,充分展现了近代中国佛教刻经事业的成就,既填补了历代大藏经的缺失,又是对近代中国佛学、佛教史的一次总结,为佛教界和学术界提供了一部独具特色的全新大藏经版。《金陵藏》共收录从太平天国至
1949 年,全国各刻经处刻印的约 1500 部佛经。

古象雄佛法《象雄大藏经》蒙古文《大藏经》是《中华大藏经》的蒙古文版,它既是佛书,又是涉及哲学、历史、医药等众多领域的古代百科全书。影印版蒙古文《大藏经》被整理成为精装本共四百部古象雄佛法大藏经汉译工程在京启动,其中收入《甘珠尔》一百零九函、《丹珠尔》二百二十五函、《宗喀巴文集》二十函、《阿旺却丹文集》五函、《伏藏经典》四十一函五百余篇。

刻经处的创立缘起于佛经流通

编修人员于大江南北藏经楼逐一拜访,私人收藏有一丝线索便循踪而去。访到的刻经处从开始的一个、几个到后来的数十个;数据从开始的几万页、十几万页至最后的近六十万页。全藏共
200 函,计 1594
册,线装古籍印制,手工宣纸、沉香油墨、真丝封面、棉布函套,凸显古代佛经法相庄严尊贵的原貌。

据了解,作为蒙古文《大藏经》一部分的蒙古文《甘珠尔》于清康熙年间木刻出版,另一部分蒙古文《丹珠尔》,清乾隆年间木刻出版。《丹珠尔》目前世界上仅存三套,分别收藏在蒙古国乌兰巴托图书馆和内蒙古图书馆、内蒙古社科院信息中心。此外,《伏藏经典》是清康熙年间手抄贝叶孤本,是康熙帝第十七子允礼亲王私人图书馆镇馆之宝,后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在“文革”后期被内蒙古师范大学廉价购得。

金陵刻经处位于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热闹的淮海路上。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收藏汉文木刻经、像版的宝库,金陵刻经处现藏经版12.5万块,其中雕刻于光绪年间的《慈悲观音像》、《灵山法会图》等18块佛像版更是国内仅有之珍品。据肖永明介绍,清同治五年,近代佛学大师杨仁山居士在这里主持刻印《净土四经》,金陵刻经处便由此创立。

来源:现代快报

蒙古文《象雄大藏经》《大藏经》总编委员会总编金峰说:“以上文献古籍,由于年久保存不当,有的缺函缺叶,而且均开始风化,不少函帙卷章有墨迹脱落现象,整理、对勘、扫描、影印都十分困难。《宗喀巴文集》和《阿旺却丹文集》藏本中目前存在极少数的缺失部分,我们将继续与国内外珍藏单位联系,争取将来在出版本书补编时一并补入。”

晚清时期,我国佛教非常衰弱,特别是江南一带经过太平天国战火,要找一本普通的佛教经典都非常困难,有鉴于此,杨仁山居士发愿刻印、流通佛教经典,并在此基础上复兴中国佛教。

如需参与古籍相关交流,请回复公众号消息:群聊

现存的大藏经,按文字的不同可分为汉文、藏文、蒙文、满文、西夏文、日文和巴利语系等七大系统。此外,还有契丹文大藏经的刻造,但尚未发现传世的刻本。大藏经(2张)汉文大藏经为大小乘佛教典籍兼收的丛书。佛教传入中国内地以后的千余年间,仅经录即近50种之多,流传至今尚有20余种,收录的经籍数量不等。各个时代编纂的大藏经,形式和内容互有不同。除房山石经外,宋代以前的基本上都是卷轴装帧的书写本。

历史上,雕版印刷刻本的样式主要采用卷子式、折子式和方册本3种样式。其中,早期刻本主要采取卷子式样式,后期刻本则采用折子式和方册本这两种装祯样式。例如,明《嘉兴藏》采用了方册本,而清《龙藏》则采用了折子式。但是,作为单行本,就便于流通而言,还是方册本比较方便,所以,杨仁山居士从这个角度出发,采用了方册本的样式来刻印、流通佛经。肖永明说,杨仁山居士创办金陵刻经处,拟将全部大藏经刻印成单行本流通,使普通信众都能很方便地读到佛经。基于这样的理念,金陵刻经处,从佛经底本的搜求、选择及其编辑、校勘,到刻印的各个环节,都力求精审。杨仁山居士认为,佛教经书应区分为必刊、可刊、不刊3类,其中有三不刻:凡有疑伪者不刻,文义浅俗者不刻,乩坛之书不刻。对于重要佛典,杨仁山居士则多方搜求。他通过日本著名佛学家南条文雄,陆续从日本寻回300多种在我国国内久已失传的隋唐古德注疏,其中包括《中论疏》、《百论疏》、《唯识述记》、《因明论疏》、《华严策略》等。对这些重要的佛教典籍,杨仁山居士亲自进行校勘整理,然后再付诸刻印。由于金陵刻经处刻本选本严格、校勘精审、刻印考究,佛教界称之为金陵本,为佛经流通中的善本。

代表版本: 《象雄大藏经》
《象雄大藏经》《象雄大藏经》属于古象雄佛法的佛经,是一部涵盖了哲学、天文、地理、医学、艺术、建筑等领域描绘古象雄文明的“活字典”,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

金陵刻经处除了刻印、流通大量佛教经典外,还刻印了多种佛教图像流通。这些图像兼具宗教性、艺术性和文物性,充分体现了我国佛教绘画与木刻艺术的神妙,是不可多得的精品。肖永明告诉记者,杨仁山居士创办金陵刻经处刻印流通佛经、图像,受到佛教界乃至社会有关方面的关注和称许,影响广泛。至杨仁山居士1911年逝世前,金陵刻经处刻印流通了佛教经典百余万卷,刻印佛教图像十余万张,直接推动了近代中国佛教的复兴。

《象雄大藏经》的经书文献资料多达几千部之多,仅《甘珠尔》就有一百七十八部,《丹珠尔》有390多部,总汇了藏民族的本土文化知识,是一部相当于古象雄时期藏地的全景式百科全书。

雕版印刷技艺与佛教典籍互为传承载体

《房山石经》
隋大业间,幽州沙门静琬,秉承其师南岳慧思的发愿,于房山雕造石刻大藏经一藏。其目的是防止佛经被焚,借以长期保存。房山石经自静琬始刻,历经隋、唐、辽、金、明等五代在刻造过程中,曾得到历代皇室、官员和佛教信徒的捐施和支援。唐开元十八年,金仙长公主曾大力施助,奏请玄宗赐给大唐新旧译经4000余卷,作为石经底本,并命西崇福寺沙门智升送往房山石经山交付。

金陵刻经处和德格印经院一直保存使用的木刻雕版印刷术,在藏传和汉传佛教文化的传承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雕版印刷术凝聚着我国造纸术、制墨术、雕刻术、摹拓术等优秀的传统工艺,是世界现代印刷术的最古老的技术源头,对人类文明发展和文化传播有着突出贡献。作为我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术在宋代发明以后,木刻雕版印刷术继续发挥作用,并且它的实际使用仍然一直比活字印刷术更普遍、更广泛、更通行。我国活字印刷只是传播到西方以后,借助于西方工业化的力量,才得到更广泛的使用。待西方现代活字印刷再传到我国以后,木刻雕版印刷术的使用才越来越少,甚至有失传的危险。但是,即使到了现当代,现代印刷技术得到更快的发展和更广的应用以后,木刻雕版印刷术在我国仍然具有它独特的生命力。

因此,房山石经中保留着不少唐代宫廷抄本佛典的原貌。但房山石经没有按照大藏经的编次顺序刻制,而施刻信徒往往凭一已之意愿刻制,如《金刚经》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等流行较广的佛经,重复刻造的较多。因此,所刻经种只有1100余部,有的经只刻其中一部分,并且还包括几部道教经典在内。

金陵刻经处印出的书籍,采用传统宣纸,可以保存收藏很长时间;其字体以手工雕刻,美观典雅,有艺术效果;其版式疏朗,字大悦目,便于阅读和批注;其中缝对折和齐栏等装订工艺,能确保书籍版芯前后完全对齐,这些是现代印刷都很难达到的。肖永明说,用金陵刻经印刷技艺印出的书籍,古色古香,具有浓郁的传统特色,受到了热爱传统文化的读者及佛教信众的喜爱,尤其适宜于佛教信众诵读经本的特殊需要。

因此,它不是一部完整的大藏经,但具有与各版木刻本大藏经不同的一些特点:
1、保存了50种以上的各版大藏经所没有的经籍。
2、绝大部分石经镂刻技术精湛,书法秀丽,不仅是有价值的佛教文物,也是中国书法和雕刻艺术的精品。
3、经文后附有约6000则施刻人题记,有明确纪年者约四分这一,这些题记反映了当时幽州、涿州、范阳等十余州郡的政治、经济、文化状况和工商业发展情况。
4、施刻人中,有不少是历代的文武官员,其中的职称和官街,有的可补史籍记载所缺,有的可和史籍相互印证。
5、题记中所附刻人的籍贯和居住的城市、村镇、城坊等,对研究古代幽、燕、涿等地的政治区域规划,特别是关于燕京的城坊布局,提供了可贵的资料。

最早的木刻雕版印刷实物就是佛教经书,金陵刻经处作为一个佛教文化机构,至今仍然沿用木刻雕版印刷术刻印佛经,它是以佛教典籍为载体传承着木刻雕版印刷术这一古老的文化遗产。肖永明说。

以上介绍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当然还有《白玉大藏》、《敦煌藏》、《中华大藏经》《满文大藏经》、《西夏文大藏经》《傣文大藏经》、《蒙文大藏》、《契丹藏》《赵城金藏》、《高丽藏》、《龙藏》等等2008年11月20日中国佛教的最高典籍《大藏经》摆上了南京可一书店的书架,首次面向社会公众,进行公开流通。

申遗成功,是起点不是终点

你可能也喜欢:大乘佛经有哪些,最经典的大乘佛教佛经佛教经典佛经都有哪些,主要的佛经有哪些满族有多少人口,满族的分布情况北京历史文化知识大全

基于对木刻雕版印刷技艺的独特价值的充分认识,金陵刻经处于2005年8月启动了申报金陵刻经印刷技艺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工作。通过向有关方面进行深入细致的宣传介绍,申报工作获得了南京市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中心和南京市白下区文化局的大力支持。2006年5月,金陵刻经印刷技艺成功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07年,南京市文化局对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保护责任单位给予专项保护补助经费,其中拨付金陵刻经处保护经费10万元,拨付传承人保护补助经费1万元,对金陵刻经印刷技艺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给予实质性的推动和支持。2008年底,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广陵古籍刻印社联合金陵刻经处、德格印经院,将3家传承使用的中国雕版印刷技艺捆绑申请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

申遗成功后,这里即将展开一轮改造工程,通过调整流水线、增设展板等手段,让更多的人更加了解这里的刻经印刷技艺。据肖永明介绍,近几年,前来金陵刻经处参观的行业团体越来越多,此次申遗成功后,金陵刻经处将在维持生产功能的同时,按照工艺流程的先后顺序,将刻版、印刷、装订等一整套流水线真实完整地呈现给参观者。

申遗成功后,金陵刻经处还计划适应现代社会需要,更新一些传统工序。现代人对装潢、装裱越来越重视,很多佛教信众对佛经也有这样的要求。这就要求我们在一些工序上,比如说装订上增加一些环节,包角、镶边等,做成平装本和精装本等不同版本。肖永明表示,等到条件具备,刻经处既会恢复一些传统工序,也会与时俱进,不断创新。

在采访最后,肖永明也表示了自己的一些担忧,由于刻版太枯燥,长期伏案对视力也有影响,再加上待遇不高,目前金陵刻经处的雕版工人只有两名。我们希望申遗成功后,能够得到上级有关部门、佛教界及社会各界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努力培养传承人,让金陵刻经技艺焕发新的活力。

相关阅读 宋版《思溪藏》借雕版印刷技艺再现光华金陵刻经处
雕版印刷技艺的传承之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开展服务宣传月活动金陵刻经印刷技艺走进上海高校教你认识石印本古籍印刷与文化:历史视野中的福建刻本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